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面試位元組跳動,我d被懟了……

出處: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225105/answer/582508111

人們都說,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註定單身,一種是太優秀的,另一種是太平凡的。

我一聽呀?那我這豈不是就不優秀了嗎,於是毅然決然和女朋友分了手。

人們都說,互聯網寒冬來了,這個時候還在大面積招人的公司,必然是牛逼的公司。而這個時候勇敢跳槽的人,必然是牛逼的人。

於是2019年1月25日下午14:00,我開始了位元組跳動的社招面試。

為了這天,我前一天排老長的隊理了個利落的髮型,鬍子颳得一干二凈。穿上嶄新的新百倫999,連襪子都是嶄新的NB,墨綠色工裝褲配酒紅色衛衣,外面再搭一件精緻的黑色羽絨小坎肩,準時準點出現在電腦屏幕前,準備開始視頻面試。

去面試頭條,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我面試過頭條的好兄弟給了我一句忠告。不過郵件對考查內容寫的一清二楚,所以一面,我並沒有做太強的心理建設,事實證明我可能對通用型業務和軟性技能的理解還不夠透徹。

時間到了,畫面里出現一個面積很小的房間,面試官坐在裡面調節姿勢和座椅靠背。這不是我第一次,但我卻比第一次還緊張。面試官跟我的一位悶騷朋友很像,長相、氣質、說話聲音如出一轍……

確認過眼神,我們在初次見面的緊張和局促中正式開始,前戲的部分大同小異,自我介紹,公司職能,專案簡介。

小作坊走出來的小猿,專案經驗並不出彩,沒有高併發,沒有分佈式,前端後臺服務器和資料庫部署在同一臺機器上。為了不顯的太low又假裝不經意提了提自己在GitHub上有自己的開源框架,但是他並不care。我的花樣耍完了,就到了他肆意揮舞小皮鞭的環節。

“我看你專案上都是偏獨立開發,或者你一個人在專案中承擔了很大的比重。那你能不能說說你們的專案在部署的時候用的是怎樣的架構?”

“主要就是Django部署那一套,nginx+uwsgi+Django+mysql。”

“那你詳細說一下nginx在部署的時候有哪些必要的配置?”

“這個我在nginx里配置了端口的轉發,對外監聽80或443,然後轉發到內部uwsgi的端口,由uwsgi來處理業務請求,部署Django專案。”顯然我對nginx的認知僅僅局限在配置個端口反向代理,偷換概念企圖矇混過關。

“不是,我的意思是nginx當中不是有很多引數配置嘛,你在專案部署的時候那些引數是必要的配置,有哪些可以調優”

對方識破了我的小伎倆,並不給我矇混過關的機會,無奈我只得低頭認慫,表示並沒有用過其他配置,出師未捷就挨了當頭一棒。

“那你再說說uwsgi它的工作原理吧,它的底層是怎麼工作的。”

因為緊張的緣故,原本不會的知識,一下子變得還是不會,囫圇吞棗地講它代理一個服務端口,分配不同的執行緒處理客戶端瀏覽器的請求。

“那他的底層是怎麼實現的?看來我如果還沒求饒,他就不打算放過我。

……(這裡省略一些不清楚、不知道、忘記了之類的詞藻,保留一絲尊嚴。)

接下來是關於redis哲學三連“是什麼?為什麼?怎麼用?”

我把肚子里僅有的關於Redis的一滴墨水擠成了三滴,仍然沒有給出他想要的。繼續追問Redis的資料儲存方式,操作方法,讀寫操作在底層都是如何實現。

啊~,好深。

除了低頭委屈說不會,內心的我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平常面試你只要一喊不行,對方就會體貼地換一個方向繼續深入,這次我都快被搞哭了,他居然換了個姿勢繼續往深懟,這誰頂得住啊……

到了這一步我的心理防線基本宣佈告罄。往後又問了關係型資料庫表的儲存結構,我隱約記得是畢加索還是畢加樹來著,完後又追問到索引的實現原理,創建一個索引怎麼它就能加快查詢效率。

其實面試官的套路大多如此,每個技術都盡可能的深入,深到你不會為止,並不是非得要把你折磨的不能自理,而是為了考察你的技術水平到底如何。但是事到如今我的大腦已經無法給自己完成心理建設了,摧枯拉朽般智商情商性商逆商全線崩盤。

當然這也不能全怪我,上來就是三個大悶棍,就是李雲龍來也讓旅長打成懵逼了,哪裡還能騰出精力開意大利炮。

下一個節目到了資料結構,面試官穩準狠一步到位點到了我的敏感地帶:堆。什麼是最小堆?什麼是最大堆?在堆中怎麼插入一個元素?

這個問題上值得慶幸的是,我居然急中生智,鬼使神差地用了四種不同的方式表達我不會,每種方式都尷尬而不委婉,並且還不重樣。好歹面試一波兒不能讓人家覺得我一無是處,多少還算有點文筆….

其實我平時稍微多看哪怕一眼,知道堆的實現方式是平衡二叉樹,這一連串的問題不至於答的這麼慘,面試的時候腦子裡記得看過棧和佇列,完全不知道堆是怎麼實現,下來才知道就是個平衡二叉樹。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被折磨的身心俱疲了,面試已經持續了將近四十分鐘,嘴開始打漂,情緒緊張思維也難以集中,回答中開始大量出現我感覺、我猜、可能、應該是等高危詞彙。

死亡轟炸還沒有結束,接著是MQ,我所使用的MQ的技術選型,為什麼選它,專案中如何應用,最後無一例外,它底層是如何實現?怎麼保證的穩定的消費者生產者佇列?回答的中間穿插著我不自信的連接詞“嗯~啊~哼~哦~”。每次我招架不住求饒喊著不要不要的時候,我都能看到面試官嘴角狡黠的微笑,由內而外的快感浮現在臉上憋都憋不住。心裡暗暗發誓遲早有一天,我也要在上面。

最後以一道演算法編程題結束,如何給一個雙向鏈表排序?我失去控制的舌頭自作主張地把話鋒導向了快速排序,那,你來寫一個雙向鏈表的快速排序吧,這個視頻頁面上旁邊有一個編輯器,語言你隨便,用c++或python都可以,大概10分鐘的時間,可以吧。

“那,我用c++試一下吧”

我隨即在編輯器里自信的def了一個quickSort函式,引數是一個int陣列,還有兩個int值代表low和high兩個檔位,函式末尾加上冒號,下一行開始縮進四個空格以示尊敬,當然代碼段的區分花括號必須得有。

寫完這幾句,雙手這才收到了大腦已經在十分鐘前宕機的訊息,於是兩手一攤表示無能為力。時間才過去一分鐘,剩下時間我開始拿紙筆低頭寫字,沉默的面試官抬頭看到還以為我在紙上排演演算法,可實際上我是在拼盡最後一絲腦力回顧剛纔他問我的問題,倒不是為了面試後好好複習,主要是我一會兒要寫知乎,哈哈,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期間面試官也用自己的代碼快速的敲擊鍵盤,聽聲音猜大概是在吐槽HR,篩選簡歷的時候長點心,找來面試的這都什麼玩意兒。

時間差不多了,再一次厚著臉皮主動承認自己寫不出來。實際上,我哪怕正經用c++寫一個陣列的快速排序也算話,然而當時的我滿身只剩下疲憊,痛苦和羞辱。

面試官終於放我走人,長達一個小時的視頻聊天終於結束,關掉視頻的一剎那,隨著渾身一陣抽搐,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我是誰?我在哪兒?剛纔發生了什麼?

哦,剛纔發生了那種事情。我之前對那種事情還挺嚮往的,內心對此充滿了激情和憧憬,怎麼現在,對這件事情一點興趣也沒了?現在只想這麼癱著什麼也不想做。要不要點根煙抽抽?哦對了我不抽煙。原來賢者時間腦子裡這麼多想法……

飄飄忽忽渾渾噩噩,腦海裡一直迴蕩著周董的音樂:這感覺已經不對我最後才瞭解,一頁頁不忍翻閱的情節我好累,你沉默看我掉過幾次淚多憔悴,而我心碎你受罪你的offer,我不配~~~!

面試過程和提到的問題大致如此,為了閱讀體驗有部分藝術修飾,但是內容全部都是真實的。接下來咱們說點正經的。

講真的現在的我只想把頭插到土裡再也不出來,之前寫過超級濃的雞湯,講學習方法,被技術號拿去直接頂置到現在;寫過高贊,講連連看的外掛,到現在還有人私信問我能不能做外掛的私活兒,一天上千的利潤;作為培訓講師講培訓機構內幕,有上海北京的培訓機構給到一小時1k了我不想去,想趁年輕進大廠做技術。在大家一頓商業吹捧之下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個大佬了。

有極少數的人在評論區懟我說花拳繡腿,說我二本渣渣熱衷於誤人子弟,我都不以為然,心裡想著等我有一天拿著大廠的offer回來證明自己!到今天總算知道他們說的是對的,打嘴炮和真有能耐是不一樣的。

今天這輪面試,算是被扒了個體無完膚,可以說是程式員面試的反面典型,當然我也不怕說出來,菜就是菜,吹水就是吹水,努力把吹過的水早日兌現,遲早有一天能成真正的大佬!

這次作為loser再說說在求職前期準備過程中暴露出的問題,望大家引以為戒。

1、儘量早早做好準備

面試不應該是準備好了才去,而是時刻都準備好了。如果非要說從什麼時候開始準備離職跳槽,我的建議是半年。別像我一樣,面試了才開始看演算法和資料結構。

2、先找小公司面幾次進入狀態,再投大公司一舉拿下。

我蠢到一開始就動用了我所有的人脈,投了bat及其他二線大廠所有的內推。算上位元組跳動已經是我黃掉的第三個響噹噹大廠了,踩著大廠當墊腳石攢面試經,除了覺得自己蠢,我還覺得自己真特麽牛逼。

3、你的簡歷,就是複習大綱

總有人拿網上找到的拿了bat offer的人提供的複習大綱複習,結果發現並沒啥卵用。我這次位元組的面試,他提出的所有的問題全部是基於我簡歷中的技能清單。

我認為很多人但凡能做到簡歷中技能清單描述的樣子,就已經算了不起了。如果簡歷中感覺無料可寫?我推薦一個好辦法:

1. 聽說過名字,就寫瞭解;

2. 跟著帖子寫過demo,就寫熟悉;

3. 專案當中用過,就寫熟練掌握;

4. 專案當中經常用,就寫精通;

我就是這麼寫的,結果很顯然,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敢裝逼,就活該被人凌辱。

4、警惕舒適區

不得不承認我在現公司獃的真的非常舒服,領導非常器重,專案和授課兩不耽誤,去大學實訓總是受到學生的追捧,手裡時不時還能接到價格公道的私活兒。

之所以想走,一方面是因為心中對大廠和技術的執念,另一方面是因為現在已經到了給自己規劃的時間,碰巧趕上互聯網寒冬是沒有辦法的事,但是我仍然堅信真正牛逼的人是不會被寒冬所阻攔。

最近的幾波兒面試直接把我打到懷疑人生了,面試完後雙目無神的望著天花板不知道該如何評價自己。授課到現在帶過的學生雖然不多,但是送進一二線大廠的沒有二十個也有十幾個了(我們機構不造假學歷,都是實習生進的),怎麼我這個老師找個工作這麼費勁?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人扭曲?是大廠真的飄了還是我確實拿不動刀了?

“如果程式員對職場感到迷茫,對眼下的舒適感到不安,我建議他出去面試,不見得要走,但是你要出去,聽聽市場對自己的評價。

這句話是在一個求職公眾號里看到的,我覺得不光程式員,任何職場人都該深以為然。我對職場雖不迷茫,但是面試一波兒就發現,我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在工作三年這個節點成長上已經被人甩下一大截,更要命的是對基礎知識的掌握程度完全比不上應屆畢業的實習生。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