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我是如何創造“開源”這個詞的 | Linux 中國

Christine Peterson 最終公開講述了二十年前那決定命運的一天。
— Christine Peterson


致謝
編譯自 | 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8/2/coining-term-open-source-software 
 作者 | Christine Peterson
 譯者 | 付崢 (fuzheng1998) ? 共計翻譯:1 篇 貢獻時間:114 天

Christine Peterson 最終公開講述了二十年前那決定命運的一天。

2 月 3 日是術語“開源軟體open source software[1]”創立 20 周年的紀念日。由於開源軟體漸受歡迎,並且為這個時代強有力的重要變革提供了動力,我們仔細反思了它的初生到崛起。

我是 “開源軟體” 這個詞的始作俑者,它是我在前瞻協會Foresight Institute擔任執行董事時提出的。我不像其它人是個軟體開發者,所以感謝 Linux 程式員 Todd Anderson 對這個術語的支持並將它提交小組討論。

這是我對於它如何想到的,如何提出的,以及後續影響的記敘。當然,還有一些有關該術語的其它記敘,例如 Eric Raymond 和 Richard Stallman 寫的,而我的,則寫於 2006 年 1 月 2 日。

但直到今天,我才公諸於世。


推行術語“開源軟體”是特別為了讓新手和商業人士更加理解這個領域,對它的推廣被認為對於更廣泛的用戶社區很有必要。早期的稱呼“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不適用並非是因為含有政治意義,而是對於新手來說會誤導關註於價格。所以需要一個關註於關鍵的原始碼,而且不會讓新用戶混淆概念的術語。第一個在正確時間出現並且滿足這些要求的術語被迅速接受了:開源open source

這個術語很長一段時間被用在“情報”(即間諜活動)活動中,但據我所知,確實在 1998 年以前軟體領域從未使用過該術語。下麵這個就是講述了術語“開源軟體”如何流行起來,並且變成了一項產業和一場運動名稱的故事。

計算機安全會議

在 1997 年的晚些時候,前瞻協會Foresight Institute開始舉辦周會討論計算機安全問題。這個協會是一個非盈利性智庫,它專註於納米技術和人工智慧,而二者的安全性及可靠性取決於軟體安全。我們確定了自由軟體是一個改進軟體安全可靠性且具有發展前景的方法,並將尋找推動它的方式。 對自由軟體的興趣開始在編程社區外開始增長,而且越來越清晰,一個改變世界的機會正在來臨。然而,該怎麼做我們並不清楚,因為我們當時正在摸索中。

在這些會議中,由於“容易混淆”的因素,我們討論了採用一個新術語的必要性。觀點主要如下:對於那些新接觸“自由軟體”的人會把 “free” 當成了價格上的 “免費” 。老資格的成員們開始解釋,通常像下麵所說的:“我們指的是 ‘freedom’ 中的自由,而不是‘免費啤酒’的免費。”在這一點上,關於軟體方面的討論就會變成了關於酒精飲料價格的討論。問題不在於解釋不了它的含義 —— 問題在於重要概念的術語不應該使新手們感到困惑。所以需要一個更清晰的術語。自由軟體一詞並沒有政治上的問題;問題在於這個術語不能對新人清晰表明其概念。

開放的網景

1998 年 2 月 2 日,Eric Raymond 訪問網景公司,並與它一起計劃採用自由軟體風格的許可證發佈其瀏覽器的原始碼。我們那晚在前瞻協會位於羅斯阿爾托斯Los Altos的辦公室開會,商討並完善了我們的計劃。除了 Eric 和我,積极參与者還有 Brian Behlendorf、Michael Tiemann、Todd Anderson、Mark S. Miller 和 Ka-Ping Yee。但在那次會議上,這一領域仍然被描述成“自由軟體”,或者用 Brian 的話說, 叫“可獲得原始碼的” 軟體。

在這個鎮上,Eric 把前瞻協會作為行動的大本營。他訪問行程期間,他接到了網景的法律和市場部門人員的電話。當他聊完後,我要求和他們(一男一女,可能是 Mitchell Baker)通電話,以便我告訴他們一個新的術語的必要性。他們原則上立即同意了,但我們在具體術語上並未達成一致。

在那周的會議中,我始終專註於起一個更好的名字並提出了 “開源軟體”一詞。 雖然不太理想,但我覺得足夠好了。我找到至少四個人征求意見:Eric Drexler、Mark Miller 以及 Todd Anderson 都喜歡它,而一個從事市場公關的朋友覺得術語 “open” 被濫用了,並且覺得我們能找到一個更好。理論上他是對的,可我想不出更好的了,所以我想試著先推廣它。事後想起來,我應該直接向 Eric Raymond 提議,但在那時我並不是很瞭解他,所以我採取了間接的策略。

Todd 強烈同意需要一個新的術語,並提供協助推廣它。這很有幫助,因為作為一個非編程人員,我在自由軟體社區的影響力很弱。我從事的納米技術教育是一個加分項,但不足以讓我在自由軟體問題上非常得到重視。而作為一個 Linux 程式員,Todd 的話更容易被傾聽。

關鍵性會議

那周稍晚時候,1998 年的 2 月 5 日,一伙人在 VA Research 進行頭腦風暴商量對策。與會者除了 Eric Raymond、Todd 和我之外,還有 Larry Augustin、Sam Ockman,和 Jon Hall (“maddog”)通過電話參與。

會議的主要議題是推廣策略,特別是要聯繫的公司。 我幾乎沒說什麼,但是一直在尋找機會介紹提議的術語。我覺得我直接說“你們這些技術人員應當開始使用我的新術語了。”沒有什麼用。大多數與會者不認識我,而且據我所知,他們可能甚至不同意現在就迫切需要一個新術語。

幸運的是,Todd 一直留心著。他沒有主張社區應該用哪個特定的術語,而是面對社區這些固執的人間接地做了一些事。他僅僅是在其它話題中使用了那個術語 —— 把它放進對話里看看會發生什麼。我很緊張,期待得到回應,但是起初什麼也沒有。討論繼續進行原來的話題。似乎只有他和我註意了這個術語的使用。

不僅如此——模因演化(LCTT 譯註:人類學術語)在起作用。幾分鐘後,另一個人使用了這個術語,顯然沒有註意到,而在繼續進行話題討論。Todd 和我用眼角互覷了一下:是的,我們都註意到發生了什麼。我很激動——它或許有用!但我保持了安靜:我在小組中仍然地位不高。可能有些人都奇怪為什麼 Eric 會邀請我。

臨近會議尾聲,可能是 Todd 或 Eric,明確提出了術語問題[2]。Maddog 提及了一個早期的術語“可自由分發的”,和一個新的術語“合作開發的”。Eric 列出了“自由軟體”、“開源軟體”和“軟體源”作為主要選項。Todd 提議使用“開源”,然後 Eric 支持了他。我沒說太多,就讓 Todd 和 Eric(輕鬆、非正式地)就“開源”這個名字達成了共識。顯然對於大多數與會者,改名並不是在這討論的最重要議題;那隻是一個次要的相關議題。從我的會議記錄中看只有大約 10% 的內容是術語的。

但是我很高興。在那有許多社區的關鍵領導人,並且他們喜歡這新名字,或者至少沒反對。這是一個好的信號。可能我幫不上什麼忙; Eric Raymond 更適合宣傳新的名稱,而且他也這麼做了。Bruce Perens 立即表示支持,幫助建立了 Opensource.org[3] 併在新術語的宣傳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為了讓這個名字獲得認同,Tim O’Reilly 同意在代表社區的多個專案中積極使用它,這是很必要,甚至是非常值得的。並且在官方即將發佈的 Netscape Navigator(網景瀏覽器)代碼中也使用了此術語。 到二月底, O’Reilly & Associates 還有網景公司(Netscape) 已經開始使用新術語。

名字的宣傳

在那之後的一段時間,這條術語由 Eric Raymond 向媒體推廣,由 Tim O’Reilly 向商業推廣,並由二人向編程社區推廣,它似乎傳播的相當快。

1998 年 4 月 17 日,Tim O’Reilly 召集了該領域的一些重要領袖的峰會,宣佈為第一次 “自由軟體峰會[4]” ,在 4 月14 日之後,它又被稱作首屆 “開源峰會[5]”。

這幾個月對於開源來說是相當激動人心的。似乎每周都有一個新公司宣佈加入計劃。讀 Slashdot(LCTT 譯註:科技資訊網站)已經成了一個必需操作,甚至對於那些像我一樣只能外圍地參與者亦是如此。我堅信新術語能對快速傳播到商業很有幫助,能被公眾廣泛使用。

儘管在谷歌搜索一下表明“開源”比“自由軟體”出現的更多,但後者仍然有大量的使用,在和偏愛它的人們溝通的時候我們應該包容。

快樂的感覺

當 Eric Raymond 寫的有關術語更改的早期宣告[6]被髮布在了開源促進會Open Source Initiative的網站上時,我被列在 VA 頭腦風暴會議的名單上,但並不是作為術語的創始人。這是我自己的失誤,我沒告訴 Eric 細節。我的想法就是讓它過去吧,我獃在幕後就好,但是 Todd 不這樣認為。他認為我總有一天會為被稱作“開源軟體”這個名詞的創造者而高興。他向 Eric 解釋了這個情況,Eric 及時更新了網站。

想出這個短語只是一個小貢獻,但是我很感激那些把它歸功於我的人。每次我聽到它(現在經常聽到了),它都給我些許的感動。

說服社區的巨大功勞要歸功於 Eric Raymond 和 Tim O’Reilly,是他們讓這一切成為可能。感謝他們對我的歸功,並感謝 Todd Anderson 所做的一切。以上內容並非完整的開源一詞的歷史,讓我對很多沒有提及的關鍵人士表示歉意。那些尋求更完整講述的人應該參考本文和網上其他地方的鏈接。

關於作者

Christine Peterson 撰寫、舉辦講座,並向媒體介紹未來強大的技術,特別是在納米技術,人工智慧和長壽方面。她是納米科技公益組織前瞻協會的共同創始人和前任主席。前瞻協會向公眾、技術團體和政策制定者提供未來強大的技術的教育以及告訴它是如何引導他們的長期影響。她服務於機器智慧[7]咨詢委員會……更多關於 Christine Peterson[8]


via: 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8/2/coining-term-open-source-software

作者:Christine Peterson[8] 譯者:fuzheng1998 校對:wxy

本文由 LCTT 原創編譯,Linux中國 榮譽推出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