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創業職場反雞湯–1. 莫做背鍋俠

全系列總序

互聯網範兒的創業公司是一個個充滿希望、血汗和奇葩的地方。核心股骨幹來自於互聯網公司,短期ToVC長期IPO,讓每個創業公司都像明日之星一樣閃耀;但因為沒文化沒智商造就的各種奇葩揮霍的血汗,也讓很多草台班子轉瞬間就一地雞毛。

 

我曾經在幾個創業公司上手打工、兼職顧問,也聽朋友談過一些靠譜的故事。最近雲計算方向沒什麼思路,就寫一寫創業職場的反雞湯文章。

 

為什麼叫反雞湯哪?因為那些創業導師可能剛工作5天;就算成功套現的人,也很少有說實話的,而且他們只是老闆,哪管員工的血汗和同行的哭泣,熬雞湯的目的不就是為了便宜點招人嗎。

 

我們要搞明白一個事實,以傳播為目的微信文章,很少說實話的。這些文章的目的是傳播漲粉,而非真相或者觀點,受眾怎麼讀著開心就怎麼寫。

比如那些吹房價會下降的大V,目的是掙窮讀者的錢給自己買房;比如95後只工作七個月就辭職,是因為95後剛畢業一年;比如說最火的面試雞湯,永遠是教面試官怎麼做人,面試者讀了很爽但沒什麼用。

 

創業公司多奇葩,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迷信了這些雞湯文,就像發育不良的小朋友僅憑口感而非營養吃東西一樣。

跟他們比,我有正當工作,也能自知和自省,我話不好聽,但目的是以人為鑒,讓創業大潮的參與者都有一定的思考。

 

為了場景代入更方便,我一般把創業者稱為趙總和劉總,把打工的稱為小Q、老M、小A、小B等等。


第一. 什麼是職場背鍋俠?

 

很多熱血青年都為老闆的私欲過度奉獻,這就是職場背鍋俠。

 

小Q在一個創業公司獃了半年多,被趙總委以重任。小Q和我一起喝酒,聊到現在同事多弱智又矯情,客戶多虛偽和吝嗇,全靠他忠心耿耿的支撐著,老闆也很感激他。我覺得還算正常,創業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小Q接下來聊的話風就不對了:

  • “張XX是個老員工,我幫他擦屁股他還咬我,趙總讓我忍著點,大局為重。”
  • “XX局的客戶真坑爹,毀約責任賴我們頭上了,趙總還演了一齣周瑜打黃蓋。”
  • “XX供應商做的系統太爛了,我都重錄了八次資料了,供應商是趙總的基友,要多照顧理解。”

 

小Q說這些窩囊事的時候,有嘲諷、調侃和憤怒,但更多是一種主人翁的歸屬感和使命感,還有一點點小優越。

 

我就問小Q,你被綠茶婊養備胎,花錢丟臉費時間的事,這麼快就忘了嗎?現在性別女變男,情場變職場,你小子又浪成背鍋俠了。

 

職場背鍋俠就是——創始人的心態+高管的責任+中層的能力+基層的權限+底層的待遇

 

職場背鍋俠就是雞湯文讀多了,認為自己勞苦功高的“給大哥打江山”,將來大哥身價百億,自己也能資產上億做個VP。“大哥”每次寬慰背鍋俠,也都是“忍忍將來不會虧待你”。

 

我很理解小Q,仿佛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也不完全怪雞湯文,除了奉獻自己,小Q找不到更好的機會了,這次創業是他第一次有資格上牌桌進賭局。

 

但是職場背鍋俠們少讀點雞湯,多做思考和觀察,就會知道一個很難堪的事實——老闆和合作者吃肉,親信兄弟喝湯,而背鍋小弟一般是蹲著吃飯上不了席。紅樓夢裡的焦大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焦大是《紅樓夢》中的老僕。曾從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主子背出來,忍飢挨餓伺候主子吃喝。這麼大的功勞,最後他只是寧國府里的一個“老僕”,別說焦大的能力只能做個老僕,這種鬼話誰信。

 


 

第二. 無奈的犧牲

 

創業公司的老闆並不是妖魔化的壞人,但這一切真的很合理;當對方不想害你又不得不犧牲你時,整個故事才是最心塞的。

 

以前文為例,趙總讓小Q背鍋,是因為趙總的資源不足。老員工是牛皮蘚但沒錢納新也沒錢遣散,什麼客戶都跪趙總心裡也有屈辱憤怒,小Q比供應商更能忍所以趙總對外可以保持光鮮亮潔。

 

當趙總的資源不足時,趙總優先分蛋糕給合作者,比如新挖來的VP的股票和權限不能少;趙總也知道親信是喂不飽的狼,所以他經常給親信加薪和排解壓力;唯獨小Q能力沒強到VP的地步,暫時不拉攏又不會拋棄自己。縱然小Q是趙總大學時的上下鋪兄弟,小Q卻是所有經理里工資最低的。

 

而趙總創業成功的幾率並不大,因為他資源少到要習慣性犧牲小Q了,如何引來更多的人才哪?任勞任怨的小Q,其格局視野只能算二流人才,他能碰到的機會太少了,所以他才會“卑微的”珍惜任何雲計算創業的機會。趙總最忠誠的老僕饑寒交迫,明眼人是能看透趙總的寒酸的,真正的人才是不敢去冒險的。

 


 

第三. 莫怨人心不足

 

如果趙總能創業成功到身家百億的地步,那小Q的千萬年薪VP夢是能實現的;但十年能出幾次這種獨角獸?大部分創業者能過億套現就算頂級成功人士了,趙總能分給小Q的期權可能不夠北京房子的首付。小Q換個公司再做點兼職,省吃儉用但心態輕鬆獃四五年,一樣是一套房的首付啊?

 

如果趙總創業成功了,小Q必然認為自己是從龍功臣,但摘桃子時倆人會發生嚴重分歧。趙總只是凡人不是聖人,趙總眼裡的功勞簿和小Q眼裡的可能差很多。他回顧創業經歷時,肯定是先想到自己多努力刻苦,他要把精力用在記錄小Q加了幾次班發了幾次愁那才不正常。

他跟小Q一起和老兵油子周旋,他先想到的是自己連個老員工都要忍讓的屈辱,那小Q作為心腹親兵,跟自己一起忍就很正常了。趙總甚至會覺得小Q屁事太多了,老闆都能大度的一笑泯恩仇,小Q你就這麼偏執嗎,感覺小Q的格局乾不了什麼大事啊?趙總作為上位者的忍讓是寬容大度,而小Q做同級之間的忍讓會威脅到尊嚴和生存。

 

最終趙總只會分給小Q一點點的利益。這時候小Q聰明點就主動退隱,如果不知好歹跟趙總鬧起來,他會發現趙總已經資源充足到不需要這種小弟了。

 

 

 介子推曾經割自己的肉給晉文公吃,但晉文公分封功臣時,居然把他給忘了……當他棄官歸隱的時候多心涼啊,但晉文公確實不再挨餓了。

 


 

第四. 我們只做合作者

 

如果創業者真的看重一個人才,會把人才當做合作者。合作者的利益可以暫時退讓,可以少拿錢多幹活,可以背鍋扛雷打黃蓋;但今天創業者欠下合作者的人情,將來總是總要還的。而做為家僕型小弟,為創業者犧牲是理所當然的,今天創業者對你縱使萬分感謝,明天他還是會習慣性犧牲掉家僕的利益。將軍只會為傷兵感慨,將軍只會為將軍落淚

 

在成熟的大企業也有類似的事情,有些猥瑣的領導,跟他最親近的員工幹活最多獲利最少,而優質資源、升職加薪,通通優先給籠絡不住的外人。

 

至於小Q或者讀者,你們是合作者、親信還是家僕親兵,要靠你們自己評價。最艱難的時期確實不好判斷,但事業順了一點就可以看他是不是習慣性忽視你的利益了。

 


 

第五. 反例背後也有正例

 

我跟L總混的時候,我說要出手把那幾個混蛋幹掉;他說不用我做槍,我做槍太可惜了,他會處理好。這句話他可能忘了,而我會記很多年。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