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中國有多少人沒坐過飛機?答案可能是10個億

導讀:數字是真實的,也是殘酷的。拉動內需,擴大消費,增加收入,不僅是宏觀的中國,也是每一個老百姓的夢想。

多重利好之下,未來可期!

本文授權轉載自:正解局(微信ID:zhengjieclub)

春節前夕的朋友圈,還是逛逛逛、吃吃吃、買買買,一片消費繁榮景象。

京東的手機銷量榜上,iPhoneXS穩居第一;夏威夷和帕勞的旅游團成了網紅;一個杭州的媽媽要花3萬報名夏令營,讓五年級的兒子游學,因為全班只有兒子沒出過國。

這,就是許多人看到朋友圈,朋友圈裡的人仿佛都不差錢。然而,經濟學家李迅雷的“中國還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潛在消費需求巨大”報告卻顯示:國內至少有10億人還沒有坐過飛機,至少5億人還未用上馬桶。

換一句話說,在“高大上”的朋友圈背後,至少還有10億差錢的中國人。

01 沒坐過飛機、用上馬桶的中國人

李迅雷說:中國還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

根據SabreMarket Intelligence的資料顯示:2017年,持有中國民航局的航空運營商許可證的航司共搭載乘客5.89億人次,按照正常估算,到了2018年,這個數字應該會超過6億人次。

▲2013-17年中國航司客運總量增長趨勢

按照李迅雷的分析,這6億人次對應搭載過飛機的個人,肯定不會超過2億,因為首先,坐飛機的人通常會有來回,一來一回打個折也有3.3次;其次,6億人次中應該有相當的一部人是多次往返乘飛機的,比如經常出差的人;再次,這些乘客中還會有一部分的外國乘客。

李迅雷還說:至少5億人還未用上馬桶。

提到了中國的馬桶,根據國家統計局2016年末的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主要資料公報顯示:使用水沖式衛生廁所的中國家庭有8339萬戶,使用水沖式非衛生廁所的721萬戶,使用衛生旱廁的2859萬戶,使用普通旱廁的10639萬戶,無廁所的469萬戶,占2.0%。

▲按農村家庭衛生設施型別分的住戶構成(2017)

據此分析,在2017年,沖式衛生廁所的家庭農村總戶數的比重為36.2%,假設到2018年提高到了40%,那麼農村地區大概仍有3.4億人的家庭用不上抽水/沖水馬桶。再算上城鎮人口,偏保守估算,中國至少有超過5億的人口沒用上馬桶。

當然,李迅雷根據2017年度年報的估算方法,可能存在一些偏差。

因為,一個人可能之前坐過飛機,只是在2017年沒有乘坐過而已。而且,大多情況下,人們也不習慣乘飛機出行。至於抽水馬桶,確實不是每家每戶都有的,即使在城市裡,也有大量的蹲式便器存在。

值得深思的是,跳出朋友圈,從更多的資料里,我們也許想到一個問題:中國人真的有那麼窮嗎,窮到什麼程度呢?

02 每個月的人均可支配收入2400多元!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統計公報,2018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4063元。

參考2017年全年中國全國居民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的25974元,預計2018全年,這個數字的樂觀估計會將近29000元左右。

▲2017年全國各地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元)

大膽預測一下,也就是說,平均到每個月,中國每個月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目前也只有2400多元!可支配收入是指家庭獲得並且可以用來自由支配的收入。

通俗地(也不太準確地)說,就是一個家庭的所有成員能拿來花的錢。

其實,從全國的收入細分表格,我們更可以直觀地看到,8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不超過3000元。

在五等分里,低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個月不到500元,而這在中國還算不上“貧困”。在國際上,世界銀行確定的國際貧困線用於小康社會,是日收入2美元,用於絕對貧困線或極端貧困線,是日收入1.25美元,這是參照世界多個最貧困國家的平均貧困線測算的,是不挨餓的活命線!

可中國的標準似乎比這條線更低。在2011年,中國制定的貧困線是每人每年收入2300元,算下來,每天也只有一美元。

2018年,寒門學子王心怡收到北大錄取通知書時,還在外面打工,她的那篇被媒體冠名為《感謝貧困》的勵志作文,一時間就引發坊間的激烈爭議。

她讓我們看見,原來,就在中國人奢侈品消費額全球領先的同時,真的有人上不起學,真的有人交不起學費。

未來五年,我們將使中國現有標準下7000多萬貧困人口實現全面小康,這是中國落實2015年後發展議程中至關重要的一步。

雖然,這幾千萬的貧困人口比起十幾億全體中國人,只占百分之幾的小數字,但都是中國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03 虛假的朋友圈,欠錢的年輕人

“花唄”、“白條”、“借貸寶”、“裸貸”……當這些詞語成為新聞熱詞時,相信每一個經歷過饑餓和苦日子的中老年人感嘆,這屆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會花錢了。

2018年11月商務部的統計數字顯示, “雙十一”當天全國網絡零售成交額突破3000億元,其中80後、90後年輕消費群體占比超過70%,成為消費的主力軍。

2018年1月清華大學發佈《中國消費信貸市場研究》顯示,29歲以下年輕人成為中國消費信貸主體,可其中,絕大部分人月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

我們在朋友圈裡,看到的繁榮、小清新、逼格,也許只是無節制的消費假象。

你可能看到一些人買了豪車,曬了出國的機票,拍了奢華的晚餐……卻不知道光鮮的背後,是越來越多的“老賴”,還不起錢,甚至出賣肉體的“大學生”們。

不久前,外媒曾還報道過中國高校的一個亂象——不少女大學生以裸照作為擔保,用以換取高利率的貸款。當她們還不上錢的時候,這些內容就會被放到網上,甚至被售賣獲利。

然而,這些“大驚小怪”的海外媒體大概不會想到,所謂的“裸貸”,只不過是肆虐在中國年輕人之間暗自攀比的一種衍生而已,年輕又缺乏社會經驗的大學生們可能僅僅是為了滿足點虛榮心,就能做出讓人匪夷所思的糊塗事。

而如果你沒有發現每年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那麼剩下的3億,可能就是你朋友圈的全部,誤導了你。

04 尋找財富的“藥方”

“第一和第二空間的人經常能夠曬到太陽,他們掌握著話語權,而第三空間的窮人僅僅是活著,就已經耗盡了所有力氣!”這是科幻作家郝景芳描述過的“未來”社會。

在經過改革40年的高速發展之後,一方面,我們看到的是高鐵爆滿、五星級酒店入住率上升、境外人均購物消費額領先全球的繁榮;另一面是能在家做飯就絕不去下館子,能騎ofo、坐地鐵,儘量不叫滴滴的普通上班族。

貧富過大,是有“反噬”效應的,雖然我們的日常輿論被經常曬到太陽那一層的人所控制,但是,在某些關鍵時刻決定游戲規則的,卻極可能是那些曬不到陽光的群體。

在《中國還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潛在消費需求巨大》一文里,李迅雷喊出了自己的口號:擴大內需應圍繞著10億人展開。

  • 一,通過國民收入再分配,直接增加這10億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

  • 二,通過提高這10億人的社會保障和福利水平,間接增加他們的收入和消費水平。

也就是說,只有這10億人有錢花,經濟增長才能被刺激,內需才能真正地擴大。

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改善消費環境,增強消費能力。

具體而言,將新建一批城鄉便民消費服務中心,推進“百城萬村”家政扶貧和對外勞務扶貧,力爭帶動15萬人口的農村勞動力就業,只有普羅大眾的口袋里有了“錢”,生產和消費才能得到發展。


多重利好之下,未來可期!

八百年前,就有《岳陽樓記》流傳千古:“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那時的古人,已經意識到高居廟堂者,應該如何對待弱勢群體,所謂“底層居民”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發達程度的標尺!

數字是真實的,也是殘酷的。拉動內需,擴大消費,增加收入,不僅是宏觀的中國,也是每一個老百姓的夢想。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