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做 1 個靜態頁面要價 12 萬,有錯嗎?

(給演算法愛好者加星標,修煉編程內功

轉自:CSDN(ID:CSDNnews),

英文:Ibrahim Diallo,譯者:王艷妮,編輯:屠敏

在信息加速發展的互聯網時代,越來越多的科技公司為了專註核心競爭力業務以及降低軟體專案成本,開始將專案中的部分業務模塊分發給第三方外包公司來完成。

而這樣是否就意味著大幅度地降低成本了?事實告訴我們,並沒有。

本文作者作為一名外包商,以自身的經歷告訴我們,本可以在 3 天之內做完的一個報價僅為 1500 美元的靜態 HTML 頁面,是如何被大型企業硬是拖成了一個為期 7 周且需要耗費 18000 美元(摺合人民幣約 12 萬)專案的

不久前,我作為承包商工作,經常從一個專案跳到另一個專案。有些是短期的,工作一周左右,可很快提交我的工作成果。也有的專案會持續幾個月,這期間我會攢一些錢用以休息一段時間。我更喜歡短期工作,因為這樣的工作使我可以在單位時間內收取更高的費用。這樣不僅我感覺是在為自己打工,而且我覺得我不需要太努力工作就能過上還算體面的生活了。我的最高費率仍然在合理的範圍之內,而且我總是提供高質量的服務。這就是我和一家大公司定下這個專案之前我的工作狀態。

這家公司聯繫我的時候顯得很著急,經理告訴我他們現在就需要一個人來搞定這件事。需要一個不怎麼需要公司培訓就能馬上上手,而且能交付最大性能的人。不管怎麼說,這剛好是我的座右銘。這個專案正是我喜歡的工作型別。它內容簡短,很快就能做好,而且報酬很高。

在談判確定好合適的費率後,我收到了一封包含說明的電子郵件。他們給了我更多關於這個專案的背景。他們的開發人員在沒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就離開了,並且從未跟任何其他人彙報過專案的進展。

我們需要您毫不分心地完成此專案。在合同期限內,您將只與我們合作,並及時交付成果。我們會對給您造成的麻煩進行補償。

任務說明很簡單:閱讀這些需求然後估計完成這個專案需要多長時間。這是我職業生涯中遇到的一個那類比較容易的專案之一。這是一個HTML頁面,包含一些簡單的動畫和幾個嵌入的視頻。我花了一個晚上研究需求併在腦中模擬實施。這些年來,我已經學會了在能確定收到報酬之前不為客戶寫任何代碼。

我確定了這個專案充其量也就是一天的活。但為了保持謹慎,我上報了 20 個小時,總計 1500 美元。畢竟這隻是一個 HTML 頁面而已,我也只能收取這麼多費用。他們讓我到 25 英裡外的衛星辦公室去。在為他們工作的那三天里我必須天天開車去那兒。

第二天,我到了衛星辦公室。在一個購物中心,然後通過一扇秘密的門進入了一個秘密的世界,一些工作人員在他們的小隔間里安靜地工作著。接待員給我看了一個我將用它來工作的全新 MacBook Pro,我必須從零開始設置環境。我的確更偏向於使用公司的筆記本電腦,因為他們經常要求承包商安裝一些可疑的軟體。(我可不想裝到自己電腦上。)

我花了一天時間下載我的工具包,設置電子郵件、ssh密鑰和請求服務的授權。換句話說,我什麼都沒做。這就是為什麼我上報了20個小時,還沒開始寫代碼呢,光前期設置就耗費了8個小時。

第二天,我準備開始真正地幹活了。有了 MacBook Pro,我用它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經理。我告訴他我已經準備好工作了,正在等待上述的資源。那天,我在我柔和燈光下的工位上待著,玩著手指,直到太陽落山。

(圖:Émile [email protected]

我再次計算了一下。根據我的估計,我還只剩4個小時的時間來完成這項工作,這對單個 HTML 頁面來說也不是不可能。但不用說,第二天,我把這剩下的4個小時花在了吃公司贊助的午餐上,伙食很不錯,而且我與其他員工玩得很開心。

當預計的 20 小時到期時,我確保向經理髮送了另一封電子郵件,讓他知道我確實人一直在公司,但我沒有收到我需要的資源。當然,那封電子郵件被無視了。

接下來的星期一,我猶豫地開過了這 25 英里。令我驚訝的是,經理已經來到衛星辦公室,並熱情地問候了我。他是個 30 來歲,很隨和很不錯的人。我很不解,他並不像當初要雇我的那時候那麼著急了。我們進行了友好的交談,沒有提到任何工作。後來,我們去吃午餐,他付了錢。這是美好的一天。完全沒工作。

好吧你可以說我很容易形成習慣,但如果你供我吃喝並每天呵護我,我會習慣這一切。這變成了一個例程。我來上班,花一些時間在網上閱讀以及看視頻。我每天發一封電子郵件,所以他們知道我確實去了公司。然後,我會去吃午飯並和碰見的有趣的人一起玩耍。在一天結束時,我站起來,伸個懶腰,打一個當之無愧的哈欠,然後開車回家。

我習慣了。事實上,我在期待這些。當我終於收到一封帶有指向我需要的資源的鏈接的電子郵件時,我反而有點失望。我重新開始腳踏實地,變回自己工作時的嚴肅臉。但是,在花了幾分鐘查看 zip 檔案後,我才註意到它缺少了我需要的大部分內容。設計師給我發了一些 Adobe Illustrator 檔案,我無法在 MacBook 上打開。

我回覆了電子郵件來解釋我的疑慮,而且一併問了一些其他問題以節省時間。那時,我當初上報的 20 個小時時間早都已經過了。我現在真的想要完成這項工作了。

點擊發送後不久,我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只有一句:“轉發給Alex”,然後Alex得到了這封電子郵件的抄送。Alex 回答說他轉發給了 Steve。Steve 回答說Michelle 是設計師,她會瞭解得更多一些。 Michelle 的自動回覆稱她正在度假,所有詢問都應該直接告訴她的經理。她的經理回覆說“誰是 Ibrahim?(我的名字)”我的經理回覆說他很抱歉還沒有向大家介紹我。

作為承包商,在人們註意到我在那裡工作之前,我通常就已經完成我的工作並離開那家公司了。但這次,我收到了大量歡迎的電子郵件。這樣的郵件持續了一段時間,而我被迫回覆那些友好地過了頭的郵件。有些人很想跟我本人見面。當我說我在加利福尼亞州,離得遠著呢,他們有點失望。以及羡慕,他們說他們羡慕加州美好的天氣。

他們很有禮貌地無視我的電子郵件。他們用抄送來轉移我的問題。他們把我問過的任何事情歸為垃圾郵件。我花了很多時間,像一位考古學家在深深的電子郵件之溝內挖掘,希望找到我問題的答案。你可以想象每當我想起我唯一的任務是構建一個靜態HTML頁面時,我感覺到的冒名頂替綜合症(心虛,懷疑自己的回報不是理所應得的)的程度之深。原本虛報了的20個小時的專案變成了為期7周的冒險,期間我享受免費午餐,每天開車50英里,並翻看電子郵件。

當我最終完成專案時,我在GitHub上將它發送給了團隊。所有偉大的冒險都必須有個盡頭。但不久之後,我收到了邀請,整個團隊會用Google Hangout開視頻會議對我的代碼進行code review。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來寫一個靜態HTML頁面,而現在整個團隊都要評價我的工作?那個什麼,我要為自己說句話,這個頁面也包含一些JavaScript交互,是響應式的,還包括CSS動畫……好吧我真的覺得自己像個來冒名頂替的。

當然,視頻會議的時間又重新安排了幾次。當它終於發生時,我和我的工作已經不是會議的主題了。他們都坐在紐約某個地方的同一個房間里,像一個緊密團結的團體一樣聊了一會兒。

事實上,他們所說的關於我做的專案的所有內容只有:

  • A:嘿,有人在做這個贊助頁面嗎?

  • B:是的,我認為已經完成了。

  • A:太好了,我今晚合併吧。

那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正面臨另一個挑戰。我在這家公司工作了7個星期,而我的原始報價為 1,500 美元。這相當於每年11,100美元或每周214美元。或者直接說,每小時 5.35 美元。

這幾乎還不夠我付油錢的。所以,我給他們發了一張發票,我按照原來的每小時費率給他們報了7個星期。總額達18,000美元。我當然感到羞恥,但我還能怎麼辦呢?

就像我預期的那樣,我沒有收到回覆。如果所有大公司都有什麼相同之處,那就是他們並不急於按時支付賬單。這麼簡單的工作要價這麼多,我覺得自己像一個騙子,但話又說回來了,我又不是來做慈善的。我每天開車50英里來做這項工作,如果工作沒有完成,那不是因為我不想。這是因為他們回覆太緩慢了。

接下來的一周我得到了回覆。這是一封來自經理的冷郵件,他把我每天的工作日分成不同的時間段。然後他把我工作的那部分時間高亮了,每天標記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最後他用我們商定的小時費率做了一些計算。

顯然,我算錯了。我算錯了總數。調整後,他們欠我的總額是 21,000 美元(摺合人民幣約 14.5 萬元)。

請確認重新調整後的小時數,以便財務可以給您寫個支票。

我很快回覆了確認。

PS:大型企業的拖延症,你們中過招沒?

往期熱文(點擊圖片即可閱讀)

已同步到看一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