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外賣小哥、女裝大佬、水泥匠工人…市井中的黑客大佬群像

來自:極驗(微信號:geetest_jy)

提到黑客,我們腦海中出現的大多都是《黑客帝國》中的炫酷場景,但是真實生活中的黑客可能是一個手機碼完十萬代碼引發萬人“膜拜”,然後揮揮衣袖騎上小電驢送外賣的少年……

 

 

混跡市井的黑客們

 

電影終究是幻象,真實黑客的世界是虛擬與現實共存。

 

掙扎在溫飽線上的大神

 

去年十一月,在某論壇上出現一個被惡意篡改的短視頻APP,經過網警調查發現背後的始作俑者居然是一個職校在讀學生。

小郭是遼寧本溪的一位大專學生,從大二開始對計算機編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不是本專業,所以憑藉著內心真實的熱愛開始自學計算機。零基礎的他因為家境不好不僅無法上培訓課程,也沒有錢買電腦。

於是,他開始用手機碼代碼!!這一碼就是十萬!!

 

圖片來自知乎

 

小郭篡改短視頻APP最先開始也不是為了牟利,他將篡改後的“版本”連同篡改的技術細節在論壇上分享給網友們,一時間數萬粉絲稱之為“大神”。大受“鼓舞”的他又進一步篡改軟體,並將其分為“免費版”“收費版”兩個版本,通過售賣獲利3000餘元。

警察找到他的時候發現,在網絡上呼風喚雨、被大家稱為“大神”的小郭,現實生活中卻還掙扎在溫飽線上,日常還需要送外賣來補貼家用。

 

送外賣補貼家用,原來段子視頻是真的???

 

小郭在今年1月發現分享人數越來越多,逐漸失控便停止了售賣和分享。網友們一陣唏噓,有手機碼十萬代碼的毅力,做點什麼也不止賺三千…

 

手握15億的農村娃

 

來自農村的黑客們大多沒有良好的技術學習條件,還有一些像小郭一樣還需要通過其他工作維持溫飽。但是也有很多例外,這位農村的未成年黑客不僅“學以致用”,還搞了個大事情。

葉某初中畢業後無所事事,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後來在親友的介紹下來到縣城的一家網吧打工,開始做起了網管,逐漸熟悉電腦操作。此時他仿佛找到自己的天命,鑽研技術成為他的全部生活,不懂英文的葉某從14歲開始通過網絡自學編程,不久便可以自己涉及開發各類黑客軟體。

有一天他發現了一個神秘的“黑客大佬群”,由此打開了自己的黑客之路。經過群內的“大佬”指導,他開始通過搜索引擎,獲取他人郵箱密碼等資料信息,然後輸入自編軟體,建立資料庫,匹配成“內料四大件”。

沒用多久,17歲的葉某做成了行業內最大的“原料提供者”,很多的網上中介查詢客戶信息,然後盜刷分成。短短幾年內背後涉及風險盜刷賬號19萬條,涉案金額達到14.98億元!

當警察找到他時,他正在和“小弟”們游山玩水。被抓時他委屈的說,自己也是“受害者”,雖然信息超過19萬條,但是拿到手的只有100萬左右,不少中介人員拿料後“飛單”,並未與他分贓。

 

 

水泥工藝背後的“熊貓燒香”

 

2006年肆虐中國的“熊貓燒香”,短短幾個月感染超過200萬人。凶殘程度現在回憶起來還有人說“每一個做過機房管理的工作人員都記得那個被恐懼支配的夏天”。

 

 

讓人意外的是,病毒背後的編寫者只是畢業於媧石職業技術學校水泥工藝專業的一名學生。從事水泥行業並非李俊的志向,所以他畢業後便去到一個網絡技術職業培訓班,除此之外的大部分的計算機技術都是看書自學。2004年李俊到北京、廣州的網絡安全公司求職,但都因學歷低的原因遭拒。

於是他抱著報複社會以及賺錢的目的開始編寫病毒。他曾在2003年編寫了病毒“武漢男生”,2005年他還編寫了病毒QQ尾巴。直到2006年寫出“熊貓燒香”震懾眾人,感染的電腦上出現的滿屏熊貓燒香圖案,是李俊炫技的表現。

 

 

李俊一審判了4年,在監獄的時候有至少十家網絡大公司以年薪100W發來了邀請函。但是李俊硬是一個都沒瞧上,出獄後偏要自己乾,乾啥不好幹了網絡賭場,然後又進去了……

 

 

2014年獲刑三年,聽說最近又出來了,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

 

18歲的“女裝大佬”黑客

 

還有些黑客,也是自學成才,但是做事就很滑稽。

杭州一家網絡技術公司發現公司賬戶內的幾萬塊錢不翼而飛。這些錢本來是用於給客戶提供手機話費、Q幣充值用的,但是按照正常的出賬記錄,沒有這幾萬元的支出的。仔細一查,發現前幾天有一個頂著“蘿莉頭像”的QQ號發來過一條訊息:“你們資料庫有漏洞”,蘿莉還附贈了一個得意的表情。

後面隨著警察的深入調查,抓到了這位“蘿莉”……

 

 

原來是一位女裝大佬,他是一個典型的技術宅男,家裡除了電子設備就是女裝。讀完初中後就輟學了,也同樣是找不到人生方向,後來上網發現自己對網絡攻防很感興趣,於是開啟自學樣式,跟著論壇上的技術帖子嘗試尋找各個平臺的技術漏洞。

在網絡上偽裝成“蘿莉”,幫助這些公司找到了很多系統漏洞,順便撈點錢。正當他覺得自己找到職業發展道路時,警察卻找上了門……

 

多方因素導致“黑客困境”

 

根據之前的統計顯示,如今的青少年“黑客”大多並非高學歷,甚至不少犯罪嫌疑人為初中以下學歷。這些黑客大多不是科班出生,但憑藉著對於技術的熱愛走上黑客的道路。他們的“付出”並不比任何人少,比如在暗網上盜取30多萬條信息的黑客曾經還向網友交了180元學費……

 

 

當我們回望這些黑客的故事時,更多的還是惋惜。網絡的開放性一方面為他們提供了開放的學習機會,但是另一方面相關知識資源良莠不齊,尤其在國內很多的黑客技術學習和黑產應用結合緊密。不少的年輕黑客從開始自學接觸到的大多只是黑客技術攻擊工具,缺少完備的計算機知識體系。更加危險的是,如今很多的黑客交流群其實只是黑產發展的”工具“,這些稚嫩單純的少年黑客很容易就會被利用。

與此同時,他們在學習發展過程中缺少引導和生長土壤。

目前國內的白帽黑客行業發展並不完善。國外的hackone、Bugcrowd等成熟的白帽社區,他們從發現漏洞到與上報漏洞、領取賞金、參與比賽排名榜等等機制十分健全晚上。而對比之下國內缺少一個供新人學習討論的平臺,也缺乏對於年輕黑客的良性引導機制。很多的少年黑客有興趣不知道去哪裡學習、學習了不知道哪裡能用上,一不小心就被各種黑灰產所利用。

其次,少年黑客在早期沒有接受正確的引導和教育。比如2016年破解電商網站的黑客小嚴直到被抓才知道自己觸犯法律。其他入侵平臺服務器製作破解版軟體的黑客很多只是一時興起,對法律紅線沒有概念。

對於技術研究的巨大熱情帶來的是自我價值實現的強大需求。如果說安全從業人員是站在荒原上的守望者,那麼這些黑客就是必須站在舞臺中央的主角。臺下的歡呼聲、四周的尖叫聲是他們證明能力的見證。

“任何職業都可以成為黑客。你可以是一個木匠黑客。不一定是高科技。只要與技能有關,並且傾心專註於你正在做的事情,你就可能成為黑客。” ——引自《黑客倫理與信息時代精神》。

黑客精神鼓勵我們勇敢的堅持自己所“好奇”之處,激發潛能。我們希望未來有更多優秀的黑客能夠在正義的道路上實現自己的價值,即便你曾經混跡在市井,但回歸大道何時都不晚。

    已同步到看一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