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全年營收7212億,人均年薪78萬!華為正式宣佈,全世界顫抖

導讀:“仇敵”在逼迫,華為在盈利。

3月29日,深圳,不是上市公司的華為,又來披露財報!

其年報溝通會上發佈的財報顯示,2018年,華為全年營收7212億元人民幣(1052億美元),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同比增長19.5%;凈利潤為593億元,同比增長25.1%。

這也意味著,去年華為一家公司的營收,“幹掉”了百度阿裡騰訊三巨頭的營收總和,並接近微軟去年的營收1103.60億美元。

其中,2018年人均年薪近78萬元,超過騰訊的77.6萬元,一個人的年薪,起碼夠二三線城市一套首付了。

研發費方面,2018年,華為研發費用達1015億元人民幣,投入占比銷售收入的14.1%,位列歐盟發佈的2018年工業研發投資排名第五位。

會說話的數字,還透露了華為的哪些訊息?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CSDN(ID:CSDNnews),作者: 胡巍巍

 

01 消費者業務收入蹭蹭漲

 

由下圖可知,華為去年的消費者業務增幅最大。

據IDC最新公佈的2018年全球智慧手機銷量資料顯示,世界前三大智慧手機廠商最新排名分別為三星、蘋果和華為。

三星、蘋果的市占率都在下滑,而華為手機全年出貨量為2.06億台,市場份額為14.7%,市占率同比大增33.6%。

所以,華為的運營商業務,才會首次出現被“晚輩”消費者業務超越的現象。

但是在運營商業務中,華為去年呼聲很高:畢竟推出了極簡5G,SoftCOM AI解決方案也研發出來了,品質家寬、IoT等領域亦有所增長。

因此,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表示:

我們不認為運營商BG(Business Group)達到了天花板,5G打開了無窮的可能性,像100年前的電一樣,我們的電信ICT行業也面臨這樣一個機會。

這個領域內,華為要和廣大全球伙伴創新合作,在新一輪競爭中保持和擴大優勢。

簡單來說,就是用ICT技術賦能各行各業,華為作為一個平臺,每個參與者都能在自己的領域獲得成功。

此外,華為年報中的“願景、使命與戰略”版塊顯示,華為未來發力點主要在5G、AI、雲和大資料等方面。

而當下的華為5G業務,依然是“待成長的孩子”。

 

02 華為5G叫座不叫好?

 

2018年,華為獲得了全世界最多的5G訂單,但是還不怎麼賺錢。

對此,郭平認為,主要原因是2018年4G的大規模建設大致完成,5G又才剛剛開始。

他還表示,2019年全球大規模的5G建設後,相信華為會迎來運營商業務的恢復和增長。

而對於特朗普說要趕快發展6G,郭平diss了總統一下:“5G什麼時候發展到6G,我想讓我們的技術專家來給出答案,而不是政治家。”

回想本月初,也正是郭平代表華為,宣佈華為起訴美國政府。

但是到現在,起訴卻沒新進展。

 

 

03 沒有進展的起訴

 

華為首席法務官宋柳平,談到起訴時表示,“案件正在進行中,沒有新的進展披露。”

對於案件本身,他表示,把華為排除在外的法律,是違反美國憲法的。我們要求通過公正的審理,移除這條違反憲法的法律。

沒有進展,不代表不會有進展。

華為是3月7日宣佈的起訴,到現在也不過二十幾天,相信有進展,華為就會披露的。

另外,華為都起訴了,美國也不會閑著。估計還會搞動作,這一點,任正非早已意識到。

他自己都說對“2019年的增長預期不太樂觀”。但即便不樂觀,華為也備好了應對策略。

 

04 華為的“備胎計劃”

 

幾年前,任正非曾提到華為的備胎計劃。所謂備胎計劃,筆者的理解,就是努力讓客戶選擇自己。

畢竟,政策和“敵人”的故意抹黑,都是不可抗力。

唯有集齊更多客戶,才是王道。

任正非也曾表示,華為和各國的技術專家都聊的很好,因為大家都懂技術。

反而是和國外政治家的溝通中,總是出岔子,因為政治家不懂技術。

所以,郭平也在本次的年報溝通會上稱,“要做自己最大的努力,讓選擇華為的客戶在自己的競爭領域獲取優勢。”

溝通會上,華為也就是否會向政府提供隱私資料做了回應。

 

05 替人收集情報等於自殺

 

有記者問如果政府索要信息,華為怎麼辦?

華為首席法務官宋柳平表示:“安裝後門,替一個國家收集情報就等於自殺。我們沒有這個動力去自殺。

相信中國也希望華為能夠持續納稅、增加就業、提升產業發展,而不是用華為作為一個工具去攻擊其他國家。

華為的配合,是在法律限制範圍內配合,而不是超出法律範圍去攻擊別人、收集情報的配合。”

 

06 華為屬於所有華為員工

 

年報,年報,自然是屬於所有華為員工的年報。

年報中,華為表示,“華為是一家100%由員工持有的民營企業。華為通過工會實行員工持股計劃,參與人數為96768人,參與人僅為公司員工,沒有任何政府部門、機構持有華為股權。”

而且,任正非股權還降低了,現在只有1.14%。

說到這裡,就得說說華為的股權激勵。

國內的股權激勵最早起源於山西票號,票號老闆為了激勵職業經理人好好乾,就定了這個制度。

後來在金融業上,山西還創造出了“海內最富”的山西奇跡。

很多高管在華為一干就是十幾年,由此可見“華為式”股權激勵的好處。

但在這點上,其他公司更多只是效仿華為的“苦難”和“奮鬥”,卻少有認真學習華為股權激勵的。

所以難怪國內很難出現“下一個華為”。

不過,像華為這樣,能讓其文化和產品影響到整個社會,對我們來說,亦是一種受益。

最後,以任正非的一張演講PPT結束今天的文章。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CSDN(ID:CSDNnews),作者: 胡巍巍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