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談談我的“三觀”

(點擊上方公眾號,可快速關註一起學Python)

作者:酷殼網-陳皓    原文鏈接:

https://coolshell.cn/articles/19085.html

 

也許是人到了四十多了,敢寫這麼大的命題,我也醉了,不過,我還是想把我的想法記錄下來,算是對我思考的一個snapshot,給未來的我看看,要麼被未來的我打臉,要麼打未來我的臉。無論怎麼樣,我覺得對我自己都很有意義。註意,這篇文章是長篇大論。

三觀是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

  • 世界觀代表你是怎麼看這個世界的。是左還是右,是激進還是保守,是理想還是現實,是樂觀還是悲觀……
  • 人生觀代表你要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是成為有錢人,還是成為人生的體驗者,是成為老師,還是成為行業專家,是成為有思想的人,還是成為有創造力的人……
  • 價值觀則是你覺得什麼對你來說更重要。是名是利,是過程還是結果,是付出還是索取,是國家還是自己,是家庭還是職業……

     

人的三觀其實是會變的,回顧一下我的過去,我感覺我的三觀至少有這麼幾比較明顯的變化,學生時代、剛走上社會的年輕時代,三十歲後的時代,還有現在。估計人都差不多吧……

  • 學生時代的三觀更多的是學校給的,用各種標準答案給的,是又紅又專的
  • 剛走上社會後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但學生時代的三觀根深蒂固,三觀開始分裂,內心開始掙扎
  • 三十歲後,不如意的事越來越多,對社會越來越瞭解,有些人屈從現實,有些人不服輸繼續奮鬥,而有些人展露才能開始影響社會,而分裂的三觀開始收斂,我屬於還在繼續奮鬥的人。
  • 四十歲時,經歷過的事太多,發現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世界太複雜,而還有好多事沒做,從而變得與世無爭,也變得更為地自我。

     

面對世界

 

年輕的時候,抵制過日貨,雖然沒上過街,但是也激動過,一次是1999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一次是2005反日示威,以前,我也是一個愛國憤青。但是後來,有過各種機會出國長時間生活工作,加拿大、英國、美國、日本……隨著自己的經歷和眼界的開闊,自己的三觀自己也隨著有了很多的變化,發現有些事並不是自己一開始所認識的那樣,而且還是截然相反的。我深深感覺到,要有一個好的世界觀,你需要親身去經歷和體會這個世界,而不是聽別人說。所以,當我看到身邊的人情緒激動地要抵制這個國家,搞死那個民族的時候,我都會建議他去趟那個國家最好在在那個國家獃上一段時間,親自感受一下。

再後來發現,要抵制的越來越多,小時候的美英帝國主義,然後是日本,再後面是法國、韓國、菲利賓、印度、德國、瑞典、加拿大……從小時候的台獨到現在的港獨、藏獨、疆獨……發現再這樣下去,基本上來說,自己的人生也不用乾別的事了……另外,隨著自己的成長,越來越明白,抵制這個抵制那個只不過是幼稚和狹隘的愛國主義,真想強國,想別讓他人看得起,就應該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努力學習放在精益求精上,做出比他們更好的東西來另外,感覺用對內的愛國主義解決對外的外交問題也有點驢唇不對馬嘴,無非也就是轉移一下內部的註意力罷了,另外還發現愛國主義還可以成為消費營銷手段……不是我不愛國,是我覺得世道變複雜了,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能力有限,請不要賦予我那麼大的使命,我只想在我的專業上精進,能力所能及地幫助身邊的人,過一個簡單純粹安靜友善的生活……

另外,為什麼國與國之間硬要比個你高我低,硬要分個高下,硬要爭出個輸贏,我也不是太理解,世界都已經發展到全球化的階段了,很多產品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況了。舉個例子,一部手機中的元件,可能來自全世界數十個國家,我們已經說不清楚一部手機是究竟是哪個國家生產的了。即然,整個世界都在以一種合作共贏全球化的姿態下運作,認準自己的位置,擁抱世界,持續向先進國家學習,互惠互利,不好嗎?你可能會說,不是我們不想這樣,是別人不容我們發展……老實說,大的層面我也感受不到,但就我在的互聯網計算機行業方面,我覺得整個世界的開放性越來越好,開源專案空前地繁榮,世界上互聯網文化也空前的開放,在計算機和互聯網行業,我們享受了太多的開源和開放的紅利,人家不開放,我們可能在很多領域還落後數十年。然而現在很多資源我們都訪問不了,用個VPN也非法,你說是誰阻礙了發展?我只想能夠流暢地訪問互聯網,讓我的工作能夠更有效率,然而,我在自己的家裡卻像做賊一樣去學習新知識新技術,隨時都有可能被抓進監獄……

隨著自己的經歷越多,發現這個世界越複雜,也發現自己越渺小,很多國家大事並不是我不關心,是我覺得那根本不是我這個平頭老百姓可以操心的事,這個世界有這個世界運作的規律和方法,而還有很多事情超出了我能理解的範圍,也超出了我能控制的範圍,我關心不關心都一個樣,這些大事都不會由我的意志所決定的。而所謂的關心,無非就是喊喊口號,跟人爭論一下,試圖改變其它老百姓的想法,然而,對事情的本身的幫助卻沒有多大意義。過上幾天,生活照舊,人家該搞你還不是繼續搞你,而你自己並不因為做這些事而過得更好。

我對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的態度是,有禮有節,不卑不亢,對待外國人,有禮貌但也要有節氣,既不卑躬屈膝,也不趾高氣昂,整體上,我並不覺得我們比國外有多差,但我也不覺得我們比國外有多好,我們還在成長,還需要幫助和協作,四海之內皆兄弟,無論在哪個國家,在老百姓的世界里,哪有那麼多矛盾。有機會多出去走走,多結交幾個其它民族的朋友,你會覺得,在友善和包容的環境下,你的心情和生活可以更好

我現在更多關心的是和我生活相關的東西,比如:上網、教育、醫療、食品、治安、稅務、旅游、收入、物價、個人權益、個人隱私……這些東西對我的影響會更大一些,也更值得關註,可以看到過去的幾十年,我們國家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這點也讓我讓感到很開心和自豪的,在一些地方也不輸別人。但是,依然有好些事的仍然沒有達到我的預期,而且還很糟糕,這個也要承認。而對,未來的變數誰也不好說,我在這個國度里的安全感似乎還不足夠,所以,我還是要繼續努力,以便我可以有更多的選項。有選項總比沒得選要好。所以,我想盡一切辦法,努力讓選項多起來,無法改變無法影響,那就只能提高自己有可選擇的可能性

面對社會

另外,在網上與別人對一些事或觀點的爭論,我覺得越來越無聊,以前被懟了,一定要懟回去,現在不會了,視而不見,不是怕了,是因為,網絡上的爭論在我看來大多數都是些沒有章法,邏輯混亂的爭論。

  • 很多討論不是說事,直接就是懟人罵人。隨意就給人扣個帽子。
  • 非黑即白的劃分,你說這個不是黑的,他們就把你划到白的那邊。
  • 飄移觀點,複雜化問題。東拉西扯,牽強附會,還扯出其它不相關的事來混淆。
  • 杠精很多,不關心你的整體觀點,抓住一個小辮子大作文章。

很明顯,與其花時間教育這些人,不如花時間提升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優秀,這樣就有更高的可能性去接觸更聰明更成功更高層次的人。因為,一方面,你改變不了他們,另外,改變他們對你自己也沒什麼意義,改變自己,提升自己,讓自己成長才有意義。時間是寶貴的,那些人根本不值得花時間,應該花時間去結交更有素質更聰明的人,做更有價值的事。

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妻子埃莉諾·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說過下麵的一句話。

Great minds discuss ideas;
Average minds discuss events;
Small minds discuss people

把時間多放在一些想法上,對自己對社會都是有意義的,把時間放在八卦別人,說長到短,你也不可能改善自己的生活,你批評這個批評那個,看不上這個看不起那個,不會讓你有成長,也不會提升你的影響力,你的影響力不是你對別人說長道短的能力,而是別人信賴你並希望得到你的幫助的現象多交一些有想法的朋友,多把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踐,那怕沒有成功,你的人生也會比別人過得有意義。

如果你看過我以前的文章,你會看到一些吐槽性質的文章,而後面就再也沒有了。另外,我也不再沒有針對具體的某個人做出評價,因為人太複雜的了,經歷的越多,你就會發現你很難評價人,與其花時間在評論人和事上,不如把時間花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來改善自己或身邊的環境。所以,我建議大家少一些對人的指責和批評,通過對一件事來引發你的思考,想一想有什麼可以改善,有什麼方法可以做得更好,有哪些是自己可以添磚加瓦的?你會發現,只要你堅持這麼做,你個人的提升和對社會的價值會越來越大,而你的影響力也會越來越大

面對人生

現在的我,即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不喜歡愛國主義,我也不喜歡崇洋媚外,我更多的時候是一個自由派,哪邊我都不站,我站我自己。因為,生活在這樣的一個時代,能讓自己過好都是一些比較奢望的事了。

《教父》里有這樣的人生觀:第一步要努力實現自我價值,第二步要全力照顧好家人,第三步要盡可能幫助善良的人,第四步為族群發聲,第五步為國家爭榮譽。事實上作為男人,前兩步成功,人生已算得上圓滿,做到第三步堪稱偉大,而隨意顛倒次序的那些人,一般不值得信任。這也是古人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在你我準備要開始要“平天下”的時候,也得先想想,自己的生活有沒有過好了,家人照顧好了麽,身邊有哪些力所能及的事是可以去改善的……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提升自己,實現自我,照顧好自己的家人,幫助身邊的人。這已經很不錯了!

什麼樣的人乾什麼樣的事,什麼樣的階段做什麼樣的選擇,有人的說,選擇比努力更重要的,我深以為然,而且,我覺得選擇和決定,比努力更難,努力是認準了一個事後不停地發力,而決定要去認準哪個事是自己該堅持努力的,則是令人彷徨和焦慮的(半途而廢的人也很多)。面對人生,你每天都在作一個一個的決定,在做一個又一個的選擇,有的決定大,有的決定小,你的人生的軌跡就是被這一個一個的決定和選擇所走走出來的。

我在24歲放棄了一房子離開銀行到小公司的時候,我就知道,人生的選擇就是一個翹翹板,你要一頭就沒有另一頭,選擇是有代價的,你不選擇的代價更大;選擇是要冒險的,你不敢冒險的風險更大;選擇是需要放棄的,因為無論怎麼選你都會要放棄。想想你老了以後,回頭一看,好多事情在年輕的時候都不敢做,而你再也沒有機會,你就知道不敢選擇不敢冒險的代價有多大了。選擇就是一種 trade-off,這世上根本不會有什麼完美,只要你想做事,你有雄心壯志,你的人生就是一個坑接著一個坑,你所能做的就是找到你喜歡的方向跳坑。

所以, 你要想清楚你要什麼,不要什麼,而且還不能要得太多,這樣你才好做選擇。否則,你影響你的因子太多,決定不好做,也做不好。

就像最前面說的一樣,你是激進派還是保守派,你是喜歡領導還是喜歡跟從,你是註重長期還是註重短期,你是註重過程還是註重結果……等等,你對這些東西的堅持和守護,成為了你的“三觀”,而你的三觀則影響著你的選擇,而你的選擇影響著你的人生。

價值取向

下麵是一些大家經常在說,可能也是大多數人關心的問題,就這些問題,我也談談我的價值取向。

掙錢。掙錢是一個大家都想做的事,但你得解決一個很核心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別人願意給你錢?對於掙錢的價值觀從我大學畢業到現我就沒怎麼變過,那就是我更多關註的是怎麼提高自己的能力,讓自己值那個價錢,讓別人願意付錢。另外一方面,我發現,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不計較一些短期得失,越計較短期得失的人往往都是很平庸的人。有能力的人不會關心自己的年終獎得拿多少,會不會晉升,他們更多的關心自己真正的實力有沒有超過更多的人,更多的關註的是自己長遠的成長,而不是一時的利益。聰明的人從來不關心眼前的得失,不會關心錶面上的東西,他們更多關心的是長期利益,關心長期利益的人一定不是投機者,一定是投資者,投資會把自己的時間精力金錢投資在能讓自己成長和提升的地方,那些讓自己可以操更大的盤的地方,他們培養自己的領導力和影響力。而投機者在職場上會通過溜須拍馬討好領導,在學習上追求速成,在投資上使用跟隨策略,在創業上甚至會不擇手段,當風險來臨時,投機者是幾乎完全沒有抗風險能力的,他們所謂的能力只不過因為形勢好。

技術。對於計算機技術來說,要學的東西實在是太多,我並不害怕要學的東西很多,因為學習能力是一個好的工程師必需具備的事,我不懼怕困難和挑戰。我覺得在語言和技術爭論誰好誰壞是一種幼稚的表現, 沒有完美的技術,Engineering 玩的是 Tradeoff。所以,我對沒有完美的技術並不擔心,但是我反而擔心的是,當我們進入到一些公司後,這些公司會有一些技術上的沉澱也就是針對公司自己的專用技術,比如一些中間件,一些編程框架,lib庫什麼的。老實說,我比較害怕公司的專用技術,因為一旦失業,我建立在這些專用技術上的技能也會隨之瓦解,有時候,我甚至害怕把我的技術建立在某一個平臺上,小眾的不用說了,大眾的我也比較擔擾,比如Windows或Unix/Linux上,因為一旦這個平臺不流行或是被取代,那麼我也會隨之淘汰(過去的這20年已經發生過太多這樣的事了)。為了應對這樣的焦慮,我更願意花時間在技術的原理和技術的本質上,這導致我需要瞭解各種各樣的技術的設計方法,以及內在原理。所以,當國內的絕大多數程式員們更多的關註架構性能的今天,我則花更多的時間去瞭解編程範式,代碼重構,軟體設計,計算機系統原理,領域設計,工程方法……因為只有原理、本質和設計思想才可能讓我不會被綁在某個專用技術或平臺上,除非,我們人類的計算機這條路沒走對。

職業。在過去2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從基層工程師做到管理,很多做技術的人都會轉管理,但我卻還是扎根技術,就算是在今天,還是會摳很多技術細節,包括寫代碼。因為我心裡覺得,不寫代碼的人一定是做不好技術管理的,因為做技術管理有人要做技術決定,從不上手技術的人是做不好技術決定的,另一方面,我覺得管理是支持性的工作,不是產出性的工作,大多數的管理者無非是因為組織大了,所以需要管人管事,所以,必然要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處理各種問題,甚至辦公室政治,然而,如果有一天失業了,大環境變得不好了,一個管理者和一個程式員要出去找工作,程式員會比管理者更能自食其力。所以,我並不覺得管理者這個職業有意思,我還是覺得程式員這個有創造性的職業更有趣。通常來說,管理者的技能力需要到公司和組織里才能展現,而有創造力的技能的人是可以自己獨立的能力,所以,我覺得程式員的技能比管理者的技能能讓我更穩定更自地活著。所以,我更喜歡“電影工作組”那樣的團隊和組織形式。

打工。對於打工,也就是加入一家公司工作,無論是在一家小公司還是一家大公司工作,都會有好的和不好的,任何公司都有其不完美的地方,這個需要承認。首先第一的肯定是完成公司交給你的任務(但我也不會是傻傻地完成工作,對於一些有問題的任務我也會提出我的看法),然後我會盡我所能在工作找到可以提高效率的地方進行改善。在推動公司/部門/團隊在一技術和工程方面進步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為進步是需要成本的,有時候,這種成本並不一定是公司和團隊願意接受的,而另外,從客觀規律上來說,一件事的進步一定是會有和現狀有一些摩擦的。有的人害怕有摩擦而忍了,而我則不是,我覺得與別人的摩擦並不可怕,因為大家的標的都是基本一致的,只是做事的標準和方式不一樣,這是可能溝通的,始終是會相互理解的。而如果你沒有去推動一個事,我覺得對於公司對於我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對人生的浪費,敬業也好,激情也好,其就是體現在你是否願意冒險去推動一件於公於私都有利的事,而不是成為一個“聽話”、“隨大流”、“懶政”的人,即耽誤了公司也耽誤了自己。所以,我更信仰的是《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這些東西,可參看《我看績效考核》,以及我在Gitchat上的一些問答。

創業。前兩天,有個小伙來跟我說,說他要離開BAT要去創業公司了,說在那些更自由一些,沒有大公司的種種問題。我毫不猶豫地教育了他一下,我說,你選擇這個創業公司的動機不對啊,你無非就是在逃避一些東西罷了,你把創業公司當做是一個避風港,這是不對的,創業公司的問題可能會更多,去創業公司的更好的心態是,這個創業公司在乾的事業是不是你的事業?說白了,如果你是為了你的事業,為瞭解決個什麼,為了改進個什麼,那麼,創業是適合你的,也只有在做自己事業的時候,你才能不懼困難,才會勇敢地面對一切那種想找一個安穩的避風港獃著的心態是不會讓你平靜地,你要知道世界本來就是不平靜的,找了自己的歸宿和標的才可能讓你真正的平靜。所以,在我現的創業團隊,我不要求大家加班,我也不雞湯洗腦,對於想要加入的人,我會跟他講我現在遇到的各種問題以及各種機遇,並一直在讓他自己思考,我們在做的事是不是自己的事業訴求?還可不可以更好?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事業為自己的理想去活一次,追逐自己的事業和理想並不容易,需要有很大的付出,而也只有你心底裡的那個理想值得這麼大的付出……

客戶。基於上述的價值觀,在我現在創業的時候,我在面對客戶的時候,也是一樣的,我並不會完全的遷就於客戶,我的一些銀行客戶和互聯網客戶應該體會到我的做的方式了,我並不覺得遷就用戶,用戶要什麼我就應該給什麼,用戶想聽什麼,我就說什麼,雖然這樣可以省著精力,更圓滑,但這都不是我喜歡的,我更願意鮮明地表達我的觀點,並拉著用戶跟我一起成長,因為我並不覺得完成客戶的專案有成就感,我的成就感來自客戶的成長。所以,面對客戶有些做得不對有問題有隱患的地方,或是有什麼做錯的事,我基本上都是直言不諱地說出來,因為我覺得把真實的相法說出來是對客戶和對自己最基本的尊重,不管客戶最終的選擇是什麼,我都要把利弊跟客戶講清楚。我並不是在這裡裝,因為,我也想做一些更高級更有技術含量的事,所以,對於一些還達到的客戶,我如果不把他們拉上來,我也對不起自己。

在我“不惑之年”形成了這些價值觀體系,也許未來還會變,也許還不成熟,總之,我不願跟大多數人一樣,因為大多數人都是隨遇而安隨大流的,因為這樣風險最小,而我想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做真正的自己,就像我24歲從銀行里出來時想的那樣,我選擇對了一個正確的專業(計算機科學),獃在了一個正確的年代(信息化革命),這樣的“狗屎運”幾百年不遇,如果我還患得患失,那我豈不辜負活在這樣一個刺激的時代?!我所要做的就是在這個時代中做有價值的事就好了!這個時代真的是太好了!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