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每日安全資訊】“生物黑客”是一群怎樣的存在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前研究人員Josia Zayner上傳的一段往自己身上註射CRISPR蛋白的視頻,近日已經被觀看近10萬次。雖然Zayner對其左臂肌肉發生變化的可能性“持懷疑態度”,國內生物界學者也紛紛認為這是個“噱頭”,但無疑,以Zayner為代表的“生物黑客”卻因此被更多人知曉。

用自己的身體來解鎖設備

“‘生物黑客’大概是21世紀初興起的。”被認為是“生物黑客”的合成生物技術公司Bluepha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張浩千博士分析,“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互聯網熱潮帶來互聯網文化的流行,有一撥人開始考慮做人體和電子的連接。”

例如,有些人對人體無法感知地球周圍無形的磁場這件事很不滿,於是就在觸覺靈敏的手內植入磁體。此外據說還有一個名叫Bottlenose的專案,專門捕捉聲吶、紫外線、WiFi和熱量資料等肉眼無法看到的各種信息,傳送給植入體內的磁體。

去年,前來參加2017中國互聯網安全大會(ISC)DC010黑客活動的荷蘭生物黑客Patrick Paumen曾引起極大關註。他在體內植入了14枚芯片,通過這些芯片Paumen可與門禁系統、門鎖、智慧手機等各種電子設備交互。

植入芯片不過癮 改變基因更刺激

在追求長生不老和讓自己更強大這條路上,人類從來都不缺乏想象力。在基因編輯技術出現後,生物黑客們又找到了另一種武裝自己的利器。

此前,一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Facebook上直播了用註射方式對自己進行基因編輯治療的過程。他認為他使用的產品可以讓自己的身體產生抗體,摧毀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細胞。而這款基因材料來自一個“促進分散式藥物試驗”的默默無聞的初創小公司。

另一家公司The Odin也出售許多DIY的生物產品,如一桶桶裝著用CRISPR技術切掉基因末端的酵母。2016年,這家公司賣出了超過20萬美元的產品。而前面提到的Zayner正是The Odin的創始人。

據報道,Zayner在自己身上進行實驗並不是心血來潮。他患有嚴重胃病,病痛的折磨使他有了自我實驗的想法。2016年2月Zayner對自己的全身進行了微生物移植,將身體上的菌落去除並重建,Zayner成功將健康的糞便細菌移植到了自己身上。

Zayner的行為遭受到很多質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此前發表了一份用詞相當嚴厲的發言,警告正在考慮自助基因療法產品的消費者:“這些產品的銷售是非法的。FDA非常擔憂它們的安全性。”

至於給自己身體註射基因,這是一個監管盲區。

讓科研大眾化才是精髓

張浩千認為,除了頗具爭議的基因改造,以及人體和互聯網的連接,“生物黑客”更多時候是指那些熱衷於自己動手的生物學家。“‘生物黑客’相當於‘生物創客’,他們致力於讓高大上的生物研究平民化。”

 “和我一起參加過國際遺傳工程的機器設計競賽(iGEM)的幾個荷蘭研究人員後來去創業,他們的主要業務是DIY各種實驗設備,以降低科研和教育門檻。”張浩千說,這家公司將一臺最低價格需2萬元的離心機做到了幾百元。

在中國,張浩千和他的同道也在做類似事情。“像國外那種改造自己身體的事情在中國好像還沒有,畢竟我們的文化相對保守,而且創客或黑客的文化還沒那麼發達。”

對於自己的“生物創客”身份,張浩千笑稱,“算是吧”。他創立的公司目前在從事嚴肅的合成生物學研究,例如他們先前從新疆的艾丁湖裡找到一株生產可降解塑料的細菌,隨後用合成生物技術給這株細菌重新編寫了基因程式,實現了工業化生產。

“我們的業餘工作是做面向初高中生的生物知識和技術培訓,這部分工作類似‘生物黑客’。”他說,在他們的指導下,學生們可以製造出不同味道或各種顏色、各種形狀的微生物。

至於安全性,張浩千說:“我們改造的物件是微生物,很安全,因為微生物很容易控制,隨著技術的發展,國家應該也會出台相關規範。”

事實上,科技部此前出台的《生物技術研究開發安全管理辦法》,就旨在規範生物技術研究開發行為,促進和保障生物技術研究開發活動健康有序發展。

來源:科技日報

更多資訊

◈ Meltdown/Spectre最新進展:補丁影不影響性能?英特爾做了一場實驗

http://t.cn/RQYVRvp

◈ 尚有26%的企業用戶未對漏洞MeltDown和Spectre進行修補工作

http://t.cn/RQYVRiB

◈ 施耐德電氣:黑客首次利用Triconex漏洞發起攻擊

http://t.cn/RQYVRuv

◈ 索尼公司承認已關閉手機遠程追蹤服務

http://t.cn/RQYVEbx

(信息來源於網絡,安華金和搜集整理)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