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Docker 出錯回顧,2018 將壽終正寢?!

來自:開源中國

https://www.oschina.net/translate/docker-is-dead

原文:https://dzone.com/articles/docker-is-dead

說 Docker 有一個非常艱難的 2017 年是一個很保守的說法。除了 Uber ,我想不出一個更有用的、更被炒得沸沸揚揚的硅谷初創企業(仍在運作的),像 2017 年的 Docker 一樣糟糕且毫無頭緒。


人們或許以後會想起 2017 ,是因為一個偉大的軟體因為糟糕的商業行為,被徹底毀了,並導致其於 2018 年徹底死亡。這是一篇關於 Docker 如何以及在哪裡出錯,以及太少和太遲解決問題的對外回顧。


Docker 是一個好軟體


需要指出的是,Docker 已經幫助革新了軟體開發流程。使用諸如 cgroups、命名空間、行程隔離等 Linux 原語(primitives)加入到單個工具中是一個了不起的亮點。在 2012 年,我試圖弄清楚開發環境如何更加可移植。


Docker 的崛起使得開發環境成為一個簡單的、可版本控制的 Dockerfile 。工具從 Packer、Vagrant、VirtualBox 和大量的基礎設施中轉移到了 Docker 上。Docker UI 實際上也相當不錯!這是許多應用程式的好工具。Docker 團隊的成員應該為他們所構建的工具感到自豪。


Docker 是硅谷的寵兒


Docker 早期的成功導致該公司圍繞其產品建立一個大型社區。早期的成功一次次推動了資金輪動。像高盛、Greylock Partners、紅杉資本和 Insight Venture Partners 這樣的知名投資者排起了長隊,為 Docker 提供了大量的資金。到目前為止,Docker 已經籌集了總額在 2.42 -2.5億 美元的資本投資。


但是,像大多數資金充裕的、不惜一切代價出頭的 2010 年創業公司一樣,Docker 造成了一些人力資源上的失誤。Docker 在成長的過程中保護了一些蹩腳的人。這導致我個人不喜歡該公司的領導。其產品仍然是有質量的,但不能原諒該公司的行為。可悲的是,很多硅谷寵兒都是這樣的,這需要改變。


Kubernetes 給 Docker 帶來的傷害


由於 Kubernetes 的興起,Docker 的厄運加速了。Docker 在對這個開源社區的容器編排工具寵兒 Kubernetes 處理上表現的沒有好感。在 Docker 的心中,Docker Swarm 才是唯一的容器編排工具。儘管這是因為 Kubernetes 控訴 Docker 容器(缺乏開放性)在先。Docker Captains 堅決反對 Kubernetes 2017年初在各種文章中、聚會和會議中的討論。

在 Austin 的 DockerCon17 上,出現了 Kubernetes-less 的口號。然後,相當突然的,在 DockerCon EU 17 上,
Docker 決定全面擁抱 Kubernetes 。突然的變化顯然是 Docker 承認了 Kubernetes 的崛起和其即將到來的統治地位。Docker 贊助其 KubeCon + CloudNativeCon North America 2017 活動併在現場擺放展台的行為也加劇了這一事實。


Moby?


沒人懂得 Docker 在4月份的 DockerCon17 上發佈 Moby 時究竟在做什麼。Moby 被描述為 Docker 專案的新的上游。但 Moby 的推出並沒有提前放出訊息。就如 Solomon Hykes 在 DockerCon17 上發言的那樣,當直接將 Github 上原隸屬於 Docker 組織的 Docker 專案,直接轉換到了一個新的、名叫 Moby 的組織下時,引起了數百萬的爭議爆發。這種極端的、糟糕的做法甚至引來了 Github 員工的直接干預。

這次的改變不僅管理得不好,而且信息也沒有得到很好的考量。隨後導致了致歉,並手繪闡釋了這一變化。這也進一步混淆了已經混濁的容器空間和 Docker(或者是 Moby?)的生態系統。Moby 部署的處理繼續困擾著業內的從業人員。Docker 品牌可能因此受損。


Kubernetes 的冷擁抱


在最後的時刻,Docker 仍然遲遲不能擁抱 Kubernetes ,這是一個即將崩潰的跡象。當被問及 Docker Swarm 是否已經死亡時,Solomon Hykes 在推特上說:“Docker 將繼續按照一等公民的級別支持 Kubernetes 和 Swarm ,並鼓勵異花授粉(cross-pollination)。


開放性和選擇性為每個人創造了一個更健康的生態系統”。這裡真正的問題是 Docker Swarm 並沒有完全完工,而且距離完工還早得很。Docker Swarm 產品團隊及其少數開源貢獻者將無法跟上 Kubernetes 社區的步伐。不僅和 Docker UI 一樣好,Kubernetes 的 UI 甚至還要優越得多。這就和讓 Docker 承認自己在容器領域成為一家邊緣咨詢公司差不多。


結語


Docker 的真正問題是缺乏一致的領導。這個組織中似乎把戰略聚焦在單獨的一個人身上。這個人已經越來越遠離公司的核心,但仍然存在。該公司現已重組,並把重心轉移到企業。這種轉變對於 Docker 的投資者來說是有意義的(畢竟公司確實有信托責任),但這種轉變將會降低推動其大獲成功的品牌影響力。都說“偉大的文明不是被謀殺的。是他們自殺的”,Docker 就是這麼做的。


補充: 陰謀論


我在 Twitter 上提出了一個關於 Docker 在 2017 年的尷尬時刻的猜測。可能 Docker 知道公司本身即將終結,所以才有了後面的一些技術變化:將 containerd 捐贈給 CNCF ,使 Moby 成為 Docker 的上游,並且擁抱 Kubernetes ,這將使 Docker 人所做的出色工作永垂不朽。


這也使得像甲骨文或微軟這樣的大型組織能夠一起來收購這家公司,而不必擔心錯失由於許可證被鎖定而帶來的技術進步。這為軟體團隊和公司本身提供了兩全其美的方法。不管怎麼說,2018 年對於 Docker 來說將是一個有趣的一年。


●本文編號427,以後想閱讀這篇文章直接輸入427即可

●輸入m獲取到文章目錄

推薦↓↓↓

運維

更多推薦18個技術類公眾微信

涵蓋:程式人生、演算法與資料結構、黑客技術與網絡安全、大資料技術、前端開發、Java、Python、Web開發、安卓開發、iOS開發、C/C++、.NET、Linux、資料庫、運維等。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