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Python 之父談放棄 Python:我對核心成員們失望至極!

來源:CSDN

ID:CSDNnews

Python 之父講述退位原因,以及 Python 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在 Python 社區,Python 的發明者 Guido Van Rossum 被稱為 “仁慈的終生獨裁者”(BDFL,Benevolent Dictator for Life)。今年 7 月 12 日的時候他突然宣佈退位了。

訊息一齣,一時間震驚了整個 Python 世界。當時他以 PEP 572 改進提案的爭吵事件為例,表明其退出緣由。

Guido van Rossum 於 1990 年發明 Python,他相信 Python 這門語言即使少了他的領導也依然能持續發光發熱。現年 62 歲的 van Rossum 是一名 Dropbox 的首席工程師,近日他接受了外媒 InfoWorld 的採訪。

你為什麼辭去 BDFL 職務?


van Rossum:所謂的終生和獨裁都僅僅是玩笑。實際上,最近十年,退休的念頭都在我腦海裡徘徊。

我年齡已經不小了,身體也有一些問題。作為 Python 社區的主要負責人,我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去教社區的其他成員如何開展工作,同時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向 Python 新人解釋 Python 的語言哲學,這樣超負荷的工作讓我的健康狀況更為惡化。

事情的引爆點在於一個頗具爭議的 Python 改進提案(PEP 572),當我接受這個提案之後,Twitter 等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些中傷我的評論。而更為心寒的是,這些評論居然大多來自 Python 的核心成員,我對他們失望至極!

你能談談 PEP 572 提案的好處以及它為什麼如此充滿爭議嗎?

van Rossum:該提案提出了一種新的語法,它允許運算式內賦值。總得來說,這是對 Python 語言的一個小補充。開發人員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在運算式中進行賦值。

很多編程語言都有這個小功能,比如我熟悉的 C 和 C++。據我所知,Java 和 JavaScript 也支持。它是一種相當小的語法,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可以讓代碼編寫變得更容易,並且通過刪除冗餘能夠提升代碼的可讀性。

很多人覺得自己熟知 Python 的設計理念,他們認為該提案沒有遵循 Python 的設計原則。該提案引發爭議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其作者自己的失誤,之前幾個版本就存在一些嚴重的問題,因此這一次,即使之前認同其基本理念的人也投了反對票。但這隻是一個輕微的句法變化,並不激進。

該特性將包含在哪個版本的 Python 中?


van Rossum:它將出現在 Python 3.8 中。

Python 3.8 將於一年半後發佈。此前我們曾發文探討過為何 Python 的速度如此之慢,在這一更新版本中,Python 3 啟動慢的問題將會是 CPython 核心團隊主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會有一個新的 BDFL 嗎? Python 後續將如何管理?


van Rossum:很抱歉,目前確實無可奉告。

實際上,我給核心開發團體(擁有提交權限的 100 多人)指定了一項任務,讓他們思考今後的管理樣式並選出新的負責人。他們在解決 Python 問題的同時,需要認真完成該任務。這可能需要長期討論,短期內很難達成共識。

令我高興的是他們欣然接受了這個任務,並制定了任務進度表。

他們會在 2018 年 10 月 1 日前完成提案的收集。然後,在 2018 年 11 月 1 日前,他們會從眾多提案中選出最終的管理方案。然後到 2019 年 1 月 1 日,他們會整理好管理方案的相關檔案,並選舉或者任命新的負責人。

如果有提案指出需要 BDFL,則該提案必須對其詳細說明,比如如何選舉 BDFL,BDFL 任職時長,以及 BDFL 的彈劾機制。我想最快 10 月 1 日,最晚明年 1 月 1 日,將會產生一名新的 BDFL。

Python 的核心成員都有誰?


van Rossum:Python 的核心成員有很多。

比如 Brett Cannon,他是一位真正的大神。又如 Tim Peters,作為我的良師益友,他提出了“Python 之禪”,生動地詮釋了 Python 的編程哲學。另外,Barry Warsaw 也是核心開發人員之一。

未來你將在 Python 專案中擔任怎樣的角色?


van Rossum:我將成為一名普通的貢獻者或者核心開發者。偶爾會編寫或者審查代碼。此外,我將嘗試專註於核心開發人員的指導工作上,尤其是新的核心開發人員、女性或者少數民族人士。

因為我個人很推崇核心開發人員的多樣性。

作為曾經的 BDFL,你覺得自己的離開會不會嚇跑一些 Python 愛好者?


van Rossum:我認為不至於。Python 社區非常健康,Python 核心團隊非常強大且充滿活力。我相信他們能夠剋服這點小困難,併在未來幾十年裡繼續推動 Python 前進,如果連這點自信都沒有,我也不會辭職。儘管事已至此,但這隻是一個小變故,我對 Python 的未來滿懷信心。


Python 在過去幾年的開發流程是怎樣的?你如何看待它未來的發展?


van Rossum:很明顯,在過去幾年 Python 語言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我們為語言和庫新增了一些特性,最大的變化可能在於其流行度的劇增。大約五年前,Python 都還是一門非常小眾的編程語言。

也正是從五年前開始,隨著資料科學的興起,Python 有幸成為其主要工具,得以廣泛流行。這也導致核心開發人員的決策壓力劇增,但是總得來說,我們開發和發佈的方式都非常穩定。

我們有負責發佈的管理人員,主要版本的發佈周期大約一年半。對於修複 bug 的版本,根據具體情況,其間隔時間可能是幾個月到大半年不等。

我們有非常穩定的 Python 改進提案流程,也許隨著社交媒體的發展 PEP 的方式有所改變。但總得來說,除了幾年前從 Mercurial 轉向 Git 之外,PEP 的流程一直非常穩定,沒有出現過問題。

英文:Guido van Rossum resigns: What’s next for Python 鏈接:https://www.infoworld.com/article/3292936/python/guido-van-rossum-resigns-whats-next-for-python.html 

作者:Paul Krill 是 InfoWorld 的特約編輯,專註於桌面和移動端的應用開發,以及 Web 技術,比如 HTML5、Java、Flash。 

譯者:安翔,責編:郭芮

《Linux雲計算及運維架構師高薪實戰班》2018年08月27日即將開課中,120天衝擊Linux運維年薪30萬,改變速約~~~~

    *宣告:推送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部分內容會有所改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來源信息有誤或侵犯權益,請聯繫我們刪除或授權事宜。

    – END –


    更多Linux好文請點擊【閱讀原文】

    ↓↓↓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