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探秘英國“比特幣癮”治療醫院:有病人為炒幣而吸毒

導讀:時刻緊盯比特幣走勢,無法炒幣時心神難安,虧損後拼命借錢補倉……和吸毒、賭博、上網一樣,炒幣,也會上癮。

專家統計,全世界數字貨幣購買者已超過1500萬人,其中45-75萬人,都存在上癮癥狀。

而針對炒幣成癮人群的治療,在醫學領域,一度是空白。

不久前,一家英國醫院在全球首次公開宣稱,為“比特幣癮君子”提供治療。近日,一本區塊鏈記者實地走訪這家醫院,瞭解他們在做些什麼。


作者:崔瑩,發自英國愛丁堡

來源:一本區塊鏈(ID:yibenqkl)

01 豪華醫院

不久前,英國愛丁堡的克雷格城堡醫院,爆得大名。

原因很簡單:它宣佈,推出了針對“比特幣癮君子”的治療業務。

這家醫院,因此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公開宣稱提供此類服務的醫院。

近日,一本區塊鏈記者探訪了這家頗為神秘的醫院。去之前,醫院的媒體總監特地提醒,需要簽署病人信息保密書,也不可以拍照。

克雷格城堡醫院位於愛丁堡西南37公里處的鄉村。

▲克雷格城堡醫院外景,圖源:醫院官網

這個城堡已有229年曆史,久經風雨:它最初是英國貴族的官邸。二戰期間,它是英國傷兵的臨時醫院。後來,它成為殘疾兒童學校。

1988年,慈善組織創辦者麥卡恩夫婦買下這裡,將其改建成了專治各種癮症患者的克雷格城堡醫院。

帶一本區塊鏈記者參觀的醫院心理治療師凱恩·達菲說,戒癮病人來自世界各地,比如瑞典、荷蘭、日本……

在這裡,病人每天的生活都很有規律:7點半吃早飯,然後參與不同的治療專案,有一對一的個別治療,有一對多的團體治療,這些治療專案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這裡有點像學校,心理治療師還會給病人們佈置作業。

這裡的管理制度頗為嚴格:病人不能用手機和iPad,他們每人每天只能用公共電腦上20分鐘網,且有人監督。但因為不能完全放下工作,高管病人可以申請適當延長上網時間。

此外,病人處於半封閉狀態,只能在城堡和其附近活動。“假如擅自離開,醫院是要報警的。”達菲說。

探訪時,院子的一角有十多人在打排球,他們都二三十歲,血氣方剛,除了一名工作人員,都是病人。很難將青春洋溢的他們,和各種成癮病人聯繫在一起。

實際上,能來到這裡的人,都屬於富裕人群。

▲克雷格城堡醫院病人的套房,圖源:醫院官網

醫院官網上,標註著這裡的治療費用:療程至少6周,每周收費1360-4970英鎊(合人民幣1.2-4.4萬),而高管病人的治療費,每周是9240英鎊(合人民幣8.17萬)。

而這個神秘而環境優雅的醫院,每年收治著大概80-100個的戒癮病人。

這些病人包括毒癮、酒癮、賭癮患者,以及“比特幣癮患者”。

02 “沉迷比特幣是種病”

什麼人屬於比特幣癮患者?

克雷格城堡醫院的心理治療師托尼·馬裡尼和克裡斯·波恩,率先提出了“沉迷比特幣是病,得治”的觀點。

他們也是推廣這個理念和具體實施這個治療專案的主力。

托尼·馬裡尼說,三四年前,他從媒體報道中知道了比特幣。但直到一年前,他才偶然發現,原來有人會因為比特幣上癮。

這個案例頗為驚悚:有位病人在這裡接受治療毒癮和酒癮。在和他多次交流之後,馬裡尼發現,原來這個病人染上毒癮和酗酒惡習最根本的原因,竟然是他對比特幣上癮。

這是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悲劇:這個病人因為沉迷於比特幣不可自拔,所以花大量時間關註比特幣的漲跌。但人總是會犯困,會註意力渙散,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他“毅然”選擇了吸毒。

再後來,他炒幣賠掉了12萬英鎊,陷入沮喪。為了逃避這種沮喪,他用酒精麻痹自己,於是又酒精成癮,不得不到克雷格城堡醫院尋求治療。

那麼,人為什麼會對比特幣痴狂至此,無法自拔呢?

馬裡尼認為,比特幣的吸引力,首先在於它能讓人逃避現實。

其次,在於其價格的巨幅波動性——這正是令賭徒們痴迷的特性。

這種價格的巨幅波動性,往往與金融泡沫相伴而生。“在互聯網泡沫和17世紀的荷蘭鬱金香泡沫中,都出現了巨大的價格波動性。這意味著有些人會迅速致富,有些人則會迅速變成窮光蛋。”

“其中的這種興奮感,以及一夜致富的幻想,令人欲罷不能。”馬裡尼說,人對比特幣上癮,也是一樣的道理。

他指出,不是所有人都會對比特幣上癮,但如果一個人擁有容易上癮的性格,他就很容易會對炒比特幣上癮。

有趣的是,克雷格城堡醫院的很多心理治療師,都是由癮君子華麗轉身的。馬裡尼也是如此,而且也擁有容易上癮的性格。

“我曾經賭博、吸毒成癮。這可能是遺傳——我爸爸也酗酒。” 馬裡尼坦言。

接受治療康復後,他換過好幾個工作,但都不喜歡,直到因為到監獄做義工和幫助受害者,喜歡上了心理學,才讀了相關學位,成為一位心理治療師。

▲克雷格城堡醫院心理治療師托尼·馬裡尼,拍攝:崔瑩

他的同事達菲也曾有毒癮。達菲14歲開始吸毒,11年後才完全康復,之後重新上學,在赫瑞瓦特大學讀了本科和碩士,學習應用心理學,併成為心理治療師。

“有上癮經歷的人,更容易和病人打成一片,也更能夠理解病人的心態。”達菲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

具體來說,炒幣癮和賭癮有什麼區別?

“炒比特幣就是賭博,而且是高風險的賭博。炒幣成癮可能比賭博成癮更具毀滅性。”在看了一些關於數字貨幣的書籍和資料後,曾經的賭徒馬裡尼,下了這個判斷。

他發現,真正因比特幣上癮去醫院的人很少,但在接受賭癮治療的人中,大部分都會炒比特幣。

“現在全世界的炒幣人數已經超過1500萬,其中的炒幣上癮者,占炒幣總人數的3%-5%。”馬裡尼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這就是說,全世界至少有45萬-75萬的炒幣上癮者,亟待治療。”

03 比特幣癮如何戒

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已經對比特幣在內的數字貨幣上癮?馬裡尼總結瞭如下癥狀:

花很多時間看它們的漲跌。

無法自控,即使賠了很多,仍然不停往裡面投錢,幻想把賠的錢賺回來。

不和家人朋友交流,覺得吃飯、上廁所都是耽誤時間。

開始騙錢、偷錢。

在泡沫破滅時一蹶不振,抑鬱,甚至嘗試自殺。

……

對這個特殊人群,如何治療?

因為認為比特幣癮與賭癮都是行為成癮,所以醫院對比特幣上癮者的治療方案,也和賭博上癮者類似。

它被稱為“12步治療法”。這也是克雷格城堡醫院推出的經典戒癮方案。

其階段性標的,分別是:讓病人承認自己的無力,意識到要放棄令自己上癮的東西;尋找自己的過去,整理人生;找到能夠補償過去的方式;能夠堅持下去。

▲心理治療師在為病人進行團體治療專案,圖源:醫院官網

馬裡尼表示,炒幣上癮者,往往沉迷於網絡世界,逃避現實。他們通常會壓抑自己的情感和想法,沉默寡言。

因此,治療的第一個步驟,就是鼓勵他們自我表達,比如讓他們和其他癮症病人一起討論,分享各自的故事。

“這樣,他就能認識到自己並非上癮的唯一一個人,是對金錢的瘋狂追逐,控制了他。他會感到,自己並不孤獨。”馬裡尼說。

馬裡尼特別能理解這種上癮的失控感。他回憶起自己沉溺於賭博、酗酒的黑暗歲月:“想停下來,卻怎麼也無法停下來,對自身無能為力。”他希望比特幣上癮者,像自己一樣走出來。

“具體而言,要教會比特幣上癮者從非理性思考到理性思考,比如讓他們正確辨識哪些行為是可行的,哪些是逃避型的幻想——像賺很多錢,買很多房子,買大游艇,就是幻想。”馬裡尼表示。

克雷格城堡醫院醫院向病人提供的具體心理治療方式,還包括“擊鼓治療法”和“馬療法”,等等。

擊鼓治療法,是指一個人病人開始擊打出某個旋律,其他病人陸續加入,直到這些不同的旋律匯合成響亮的鼓聲。它可以幫助病人集中精力,釋放情感,減壓和合作。

而馬療法,是指通過病人和馬的相處方式,來瞭解病人需要做哪些方面的改變。它可以幫助病人重塑自信和責任心,增強自我意識。

設想一下那些整天泡在電腦前看比特幣行情的癮君子們,在大自然里和馬對話,在樹下和病友們擊鼓游戲的場景。生活里不僅有比特幣。

“但是,戒癮最關鍵的是,病人要意識到自己有病,願意接受幫助。”馬裡尼指出。如果這一點做不到,戒癮治療很難見效。

而在現實中,大部分上癮者可能都認為自己沒病,炒幣是在積極賺錢,是正面行為。

截至發稿時,至少有一名病人,已在克雷格城堡醫院戒掉了比特幣癮,順利出院。

但外界對這家醫院公開宣稱提供“比特幣癮君子”治療服務的行為褒貶不一。有人評價,新業務很及時,也有人懷疑,醫院在蹭比特幣熱度做宣傳。

“無論如何,關於我們的報道,到處都是。”醫院發言人表示,訊息發出後,克雷格城堡醫院每天都會接到三四個從全世界打來的咨詢電話。

看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比特幣上癮者,涌向這裡。

04 小結

權威社會學家、後現代主義理論的主要創造者鮑曼,把當前的社會特性,稱為“流動的現代性”。

在這樣的社會裡,人們不喜歡穩定性和完整性,所有的事物都在變化,將來不可知,沒有終點。

“這種現代化是令人痴迷的、不由自主的,而且上癮的。”鮑曼稱。

數字貨幣的出現,恰好應驗了他的預言。

在數字貨幣的世界里,24小時交易不休,價格曲線時刻波動。

而人的欲望,也是如此。

如感興趣,可登錄克雷格城堡醫院網址:https://castlecraig.co.uk

更多精彩


在公眾號後臺對話框輸入以下關鍵詞

查看更多優質內容!


PPT | 報告 | 讀書 | 書單 | 乾貨

Python | 機器學習 | 深度學習 | 神經網絡

區塊鏈 | 揭秘 | 高考 | 福利

猜你想看

Q: 你炒幣了嗎?上癮了嗎

歡迎留言與大家分享

覺得不錯,請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

轉載 / 投稿請聯繫:baiyu@hzbook.com

更多精彩,請在後臺點擊“歷史文章”查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