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微信“死於”印度

導讀:2010年,張小龍帶著微信橫空出世。這款以QQ社交為基礎的產品上線433天的時候,用戶數就達到了1億,上線2年用戶數達到3億——這是非常可怕的增長速度,相對於在此之前的所有PC互聯網產品都是絕無僅有的。

而如今,作為一款月活超10億的“國民級”社交應用,微信的滲透率已經達到了十分可怖的程度,儼然已成一大基礎設施。

但在2012年出征印度時,面對WhatsApp、Messenger、LINE、Viber、Skype和Hangouts等大量即時通訊工具的圍剿,微信卻“折戟沉沙”,苦苦掙扎了5年最終還是慘敗收場。

為什麼出了國門的微信突然就“不行”了?

作者:Shadma Shaikh

譯者:彎月,責編:郭芮

來源:CSDN(ID:CSDNnews)

以下為譯文:

2010年在廣州的騰訊辦事處,以創立和銷售Foxmail而聞名的張小龍舉行了一次發佈會。他組建了一支由10名工程師組成的團隊開發微信,現在微信已成為了當今世界上最大的超級應用程式。

當時,騰訊的旗艦產品QQ(一種桌面的通訊軟體)非常受歡迎。微信設計簡約,與QQ雜亂的設計形成鮮明對比。

在短短433天內,微信的首批用戶超過了1億,在這次歷史性飛躍之後,微信決定將產品推向全球。由於騰訊已經通過旅游服務門戶網站Ibibo在印度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印度自然成了市場測試的首選。

2012年初,騰訊在古爾岡組建了一支由十餘名員工組成的團隊,開展了大規模的營銷活動。

“微信是第一個在印度推出電視廣告的移動應用。我們沒有花任何費用。“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微信印度前高管說。電影明星Parineeti Chopra和Varun Dhawan被列為品牌代言人。微信在電視、廣播和商場里都展開了廣告活動。

剛開始的時候,微信成功吸引了大眾的註意力。“我們在廣告期間贏得了大約2千5百萬名用戶。連續45天微信是Google Play商店中排名最高的應用程式。“這位前高管表示。

看上去似乎微信在印度成功了。

▲由印度演員Parineeti Chopra和Varun Dhawan出演的微信電視廣告

但微信的發展之路就像游樂場里的過山車一樣開始轉向,並一路下跌。應用程式卸載數量開始增多,沒有用戶粘性。不久甚至有訊息稱微信可能會被印度政府封殺——這是微信在印度沒落的開端。

FactorDaily(印度一家科技新聞網站)聯繫了騰訊和微信團隊,試圖獲得當時的一些資料,但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01 為何微信沒能在印度存活?

為了在印度上線,騰訊從Ibibo組件了一支團隊,其中包括3-4名開發者和6-7個市場人員,還有兩名高級經理。整個團隊由Rahul Razdan和Nilay Arora帶領,後者現在是騰訊印度區的總裁。

“微信的產品設計完全依照張小龍的願景,擁有許多在中國非常受歡迎的功能,但這些功能並不太受印度用戶的喜愛。”在2012~2015年任微信印度的市場戰略副總監的Humanshu Gupta說。

例如,微信在添加好友時必須由對方接受之後才能開始聊天。與此相對,WhatsApp可以隨時和自己通訊錄中的任何人發起聊天,只要對方也安裝了WhatsApp。WhatsApp的假設就是如果你有對方的聯繫方式,那麼你們應該很熟了。

微信強迫好友確認的樣式與Facebook很相似,甚至直到今天Facebook依然如此——如果對方不接受你的好友請求,你就無法看到對方的私密內容。微信這樣做的原因是它不僅是個聊天工具,更重要的是它還是個社交平臺,其“朋友圈”的時間線功能很像Facebook的時間線,這就帶來了用戶對自己隱私的擔憂。

但這種設置使得聊天交互多了一層阻力,特別是在群組聊天中。聊天群通常由一個人(管理員)發起,通過電話號碼邀請他人加入群。但在印度,微信的這個功能似乎並不順滑——管理員必須先“添加好友”並且獲得對方接受之後才能邀請別人進群。

而微信在中國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在微信上線的時候,桌面時代的騰訊系訊息產品QQ已經有了7億5千萬的活躍用戶,而QQ用戶只需用QQ號登錄微信,就能轉移所有QQ的社交關係。

▲微信印度的前市場戰略副總監Himanshu Gupta

微信的另一個功能可以讓用戶查找附近的微信用戶併發送好友請求。用戶第一次使用時會探索應用程式的功能,而許多人會嘗試“附近的人”功能,這個功能會預設打開位置共享,將位置共享給附近的人,包括陌生人。但位置共享一旦打開,想關閉就沒那麼容易了。

“女性會收到許多男性的搭訕訊息,這是導致許多女性卸載應用的主要原因。”Gupta說,“可能在中國沒有這種問題。”

他還說,當他們把這些反饋報告給中國時,可能是由於文化差異,這些問題沒有得到中國方面的重視。

儘管有許多問題,微信還是維持了大約一年的時間,之後用戶大部分都切換到了WhatsApp。2018年2月,WhatsApp這個Facebook的應用有了2億活躍用戶,它支持10種印度的語言,目前在印度的即時通信市場上占有最大的份額。

美食和生活博主Suman Prasad在2013年從大學畢業後就在使用微信,他說他的許多朋友都在使用微信的群聊、發動態表情貼圖和群發訊息的功能。“作為一個品牌,微信擁有巨大的潛力,但我認為他們無法真正理解印度人的思維,因此沒能抓住年輕人的喜好。”他說。

微信剛剛在印度上線時,應用本身有40MB。當時印度的主流手機只有不到200MB的容量。由於儲存限制,微信在一開始就遇到了攔路虎。而且,真正使得微信滑落的敵人是:微信只有Android和iOS版本,而在當時的印度,塞班和黑莓還有很大的市場占有率。

2013年,當微信在印度最活躍的時候,有新聞報道稱印度政府計劃封殺微信。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微信前高管透露,“在謠傳政府將封殺微信之後,微信的衰退就開始了。很多人在這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微信是中國的應用,他們看到的只是Varun Dhawan和Parineeti Chopra給微信做的宣傳。”

02 本地化的難題

微信在中國獲得的成功是個傳奇的故事。

緊密圍繞微信的生態系統擁有超過10億用戶,微信在中國是萬能的應用——能打車,能訂餐,還能買電影票,甚至能買藥。

Gupta說,在印度的本地化方面,微信除了添加了一些本地化的內容——如排燈節的表情,為一些印度的合作商提供技術支持平臺等——之外,騰訊將主要精力放在了與各大品牌簽約上,試圖建立像在中國一樣的生態系統,各個品牌可以在微信上運營活動,並給予關註品牌的用戶以折扣。但簽約更多品牌的關鍵就是擁有不斷增長的用戶量和使用時長。

讓品牌進駐聊天平臺是件很困難的事。Facebook的Messenger應用依然在苦苦掙扎。這需要巨大的用戶基礎,足夠的使用時長,並且需要對用戶進行市場劃分,讓品牌針對標的用戶群進行宣傳,還要給應用帶來用戶粘度。

微信在中國獲得了成功,這要歸功於它的前身QQ,使得它成了中國最受歡迎的聊天應用,擁有幾百萬的用戶資料。

▲微信的印度戰略

Gupta事後諸葛亮地說,如果微信在印度的市場策略能專註於產品設計而不是品牌簽約,那麼今天的狀況可能會大不相同。但由於當時在中國,微信與阿裡巴巴處於激烈的商戰中,對於與中國市場無關的產品改進,微信似乎沒有多大的興趣。

當時微信的戰略是,把在中國獲得成功的產品拿到海外進行本地化,然後圍繞品牌打造生態系統和合作,並輔以激進的市場戰略。

2012年時,中國的互聯網要比印度便宜得多,像發送4MB大小的視頻根本不是問題。WhatsApp能將5MB的照片壓縮到40KB。但微信沒有對檔案進行壓縮,因此發送和接收媒體檔案需要很長時間。

有個詞叫做產品的國際化,在中國它的含義基本上就是將產品翻譯成英文,讓其他國家的人也能使用而已。但在本質上,產品還是按照中國人的習慣、為中國的市場設計的。”一名前WeChat高管在談及微信在印度的失敗時說。

Gupta同樣對管理提出了質疑。即使產品做了一些改動,也不過是外觀上的變化,而且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實現。“我們的確得到了黑莓版和諾基亞塞班版,但這兩個版本花費了一年半才做完,而那時這兩個曾經占據首位的操作系統已經幾乎死了,導致微信失去了印度市場上的所有用戶。”

03 印度的即時通信市場

微信在印度市場上線時,印度已經有了即時通信應用。

WhatsApp已經在印度有了一定影響,它與Reliance等運營商合作,給WhatsApp提供每月16盧比的套餐。Facebook也上線了自己的Messenger。本土產品Hike也與微信在同一時間上線。

即時通信市場一下子涌現了許多競爭者,包括LINE、Viber、Skype和Hangouts,它們給印度用戶帶來了語音訊息、視頻通話、免費通話和表情貼圖等。

在最初的圈地時代結束後,各個產品或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或者退出了印度市場,除了已經擁有一些市場的WhatsApp之外。

2013年2月,Hike在應用商店依靠一次有獎推薦活動上升到了第一的位置,之後就沒落了。而微信和LINE在沉默了幾個月之後也在印度開展了市場營銷活動。

出生在韓國的日本應用LINE在2013年7月進入了印度,依靠自己的電視廣告,連續幾個星期在應用商店上占據了第一名的位置。在微信開始了電視廣告後不久,LINE也於2013年6月開始了自己的電視廣告,同年10月由演員Katrina Kaif作為品牌代言人。

“至於騰訊的管理層,至少在早期,他們認為的競爭對手依然是LINE而不是WhatsApp,因為兩者都在全球依靠大量的市場推廣活動進行瘋狂的擴張。”Gupta說。

騰訊管理層在印度專註於LINE的原因是,WhatsApp一向很低調。Gupta說,WhatsApp的增長完全依靠自發,從全國的角度來看,微信沒有任何辦法來阻止。但LINE在全球各個國家都瘋狂擴張,就像Uber和許多本地出租車公司的競爭一樣。

在2015年中期,微信意識到他們在印度走進了死衚衕。大約一年後,騰訊於2016年8月主導了Hike的一次1億7500萬美元的融資,促使Hike的估值達到了14億美元。但是,Hike依然在變現的路上苦苦掙扎,在兩年後的今天,它的用戶數量也僅有1億左右。

可以說,騰訊在印度即時通信市場上下的賭註不太順利。

印度也見證了一些本土應用走向萬能應用之路。由紅杉資本支持的Tapzo擁有不錯的市場占有率,它的前身是個線上客戶反饋平臺,後來發展成了應用聚合平臺,並於今年9月出售給了Amazon Pay。另一個由阿裡巴巴支持的PayTM也在努力成為印度的微信。

與WhatsApp這種依靠低記憶體版本、媒體檔案壓縮等功能搶占市場的應用不同,微信、LINE等成長於中國和日本的應用都有著更好的質量架構。

它們擁有富媒體交互方式,如表情貼圖、語音訊息、視頻通話等。它們不屑通過改變自己的產品來迎合2013年印度低端的手機市場,而是假設全世界最終會流行更好的手機和更快的互聯網,從而使得它們的應用能夠提供更好的訊息體驗。

在印度,這種情況的確在2016年發生了,但WhatsApp的網絡效應已經非常強大,其他應用已經沒有占領市場的可能性了。

04 中國人從印度學到的教訓

當然,微信在印度遇到的問題並不特殊。其他領域的中國應用和服務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今年2月,世界最大的共享單車公司ofo在印度開展業務後僅僅六個月就停止了。

今年早期ofo在印度開展業務時,共享單車市場已有許多競爭對手,包括另一家中國公司摩拜單車,來自Zoomcar的Pedl和位於班加羅爾的Yulu等。這些創業公司在印度的都市區發現了一片白紙一樣的領域,可以盡情發揮了。

負責ofo的印度運營的Rajarshi Sahai說,儘管ofo為印度市場專門打造了本地運營策略,但在應用的便捷性方面還是遭受了不小的打擊。

儘管ofo的應用已在22個國家擁有3200萬日訪問量,但當印度的團隊試圖將其本地化、定製化時,也遇到了很長的醞釀期和任務排期,導致其他更小、更靈活的競爭對手能夠更快地改進應用來迎合印度用戶。

▲印度城市移動專家、前ofo總裁Rajarshi Sahai

Sahai說,對於那些由BAT支持的中國公司來說,中國市場永遠是核心業務,其他市場只是擴張,因此在面臨印度的其他競爭對手時多少會有一些惰性。

但是,很明顯印度市場並不能像其他國家的市場那樣可以一併處理。

來自風險投資公司Blume Ventures的Sajith Pai說,印度的消費者主要分成三個群體:第一個群體約1億人,主要由城市人口和富人組成,是豪華電商品牌的主要標的;第二個群體約1億人,是積極進取的人群;其餘的約10億人是依然掙扎在貧困線上的人。

Pai說,包括蘋果、Facebook和Instagram等諸多國際公司都註意到了這一點,他們把印度當成二級市場,主要標的是第一個群體的1億人。

但微信等中國公司則不同,他們把矛頭對準了第二個群體的1億人,包括印度農村、新興的互聯網用戶和年輕人。例如,MX player、NewsDog、Shareit和UCBrowser都在印度培養新興互聯網用戶,他們在印度生存的機會更大,因為他們更瞭解印度的新用戶。

但是,中國是由政府主導的單語言國家,各地文化也十分相似,而印度與此完全不同,它的文化多樣,也沒有通用的語言、城市結構,經濟發展差異也十分巨大,使得印度市場很難用同樣的方法處理——這就是騰訊,或者說BAT巨頭們學到的教訓,這些教訓只有投資了印度的大型公司後才能學到。

原文:

https://factordaily.com/how-wechat-faded-into-the-silence-in-india/

據統計,99%的大咖都完成了這個神操作


更多精彩


在公眾號後臺對話框輸入以下關鍵詞

查看更多優質內容!


PPT | 報告 | 讀書 | 書單

Python | 機器學習 | 深度學習 | 神經網絡

區塊鏈 | 揭秘 | 乾貨 | 數學

猜你想看

Q: 中國互聯網產品國際化的難點是

歡迎留言與大家分享

覺得不錯,請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

轉載 / 投稿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更多精彩,請在後臺點擊“歷史文章”查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