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網絡詐騙村 | 笑貧不笑騙

來自:極驗(微信號:geetest_jy)

抓進去關兩年,放出來再繼續。

在網絡詐騙村,騙子成為村裡的主要職業。

對於本地村民來說,因為詐騙被警察抓捕,已經習以為常,更不以為恥。反倒騙不到人,技術太差,讓他們感到丟臉。

4月20日凌晨,海南儋州警方公佈了110名電信詐騙在逃人員的“勸投通告”。“群眾協助抓獲1人的獎勵3萬,直接扭送1人獎勵10萬元。”“規定期限內投案自首,將從輕處罰。”

公告效果立竿見影,當天上午,派出所就出現嫌疑人排隊自首情況。一批在省外的嫌疑人,甚至遠程自拍視頻“報名”自首。

網友表示:看封面還以為是哪個節目海選現場

這不是海南省經歷的第一次集體自首。上一次是在2個月前的東方市,314名涉案人員,爭先恐後自首,擠滿了整個派出所。幾天后,在警方組織的“退贓大會”上,涉案人家屬又再次集合“排號”退贓。

警方的行動大快人心,但你若追看下往年新聞,會發現有點不對勁,因為這樣的行動幾乎幾年來一次,可詐騙的人數非但沒有遏制,反而一次比一次參與的人多。

單就儋州市來說,幾乎隔兩年就會抓捕一輪,如2015年突襲帶走南茶村30人,2013年抓捕高梨村34人,可轉眼間,全市又有高達345人涉案。從“追逃公告”里發現,年齡最小的一個逃犯身份證顯示他2002年出生,現在才17歲。

“詐騙才能致富”,“抓進去又怎麼樣,出來繼續做。”在網絡詐騙村,儘管抓捕行動一次接一次,但詐騙隊伍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

在一個以“是否有錢”作為唯一價值衡量標準的社會裡,對詐騙村採取的圍剿行動,總顯得力不從心。

一、特困村變詐騙村

2016年國務院點名的七大詐騙之鄉,你能做出正確的匹對嗎?

上述七個縣市除了基本在南方,還有一個很大的共同點:除賓陽縣外其餘六個均曾被評為“全國貧困縣”。

網絡詐騙之鄉,往往誕生於地域偏僻、經濟落後地區。

本地資源匱乏,地方政府在經濟發展上,缺少套路和思路,在生存與發財欲望的驅使下,當地民風會越來越無所顧及。

當人們發現身邊有人通過詐騙發了財,便會向老鄉拜師學藝,走上詐騙之路。“詐騙之鄉“的標簽也隨之形成。

這種地域標簽在中國十分常見,如以“假鞋”、“民營醫院”聞名的福建莆田,以“職業乞丐”聞名的甘肅省岷縣。只要有一個人做了一件事情,獲取了利益,整個地區的人都會跟進學習,形成特有的“地域標簽”。

二、“嚴打”的結果—網絡騙局迭代更新

“詐騙之鄉”這樣的名稱並不好聽。它令當地在外地工作生活的人,多少感到自卑,出門不願報家鄉門戶,生怕引來地域歧視的目光。

地方政府,也想極力摘下負面名片,一方面發佈“活出尊嚴”的雞湯化標語;一方面警方屢屢出擊抓捕相關犯罪行為,繳獲、退回贓款。

但這些行為只治標不治本,坐牢在當地人看來根本沒多大事兒。

試想下,在監獄里遇到的全是老鄉和同行,還能順便一起討論交流下各自的行騙技術,這不像蹲監獄,更像是詐騙技術提升營。

因此才有了最開始的場景,在詐騙村,一次次圍捕行動過後,是參與人越來越多,是騙局的不斷推陳出新。

1、海南儋州:機票改簽騙局 → 微信招嫖

詐騙在部分儋州人眼中,成了一種職業,被認為僅僅是謀生的手段。

關於儋州的新聞里經常可以看到一家人都在詐騙,弟弟行騙、姐姐毀證據,分工配合,實現高效率的詐騙。

2015年, 林丹妻子謝杏芳被改簽機票短信騙4.5萬元, 警方根據銀行取款機上的錄像循線追蹤,鎖定嫌犯正是海南省儋州市的鄧氏叔侄。

他們從網上買來旅客訂票信息和聯繫電話,向旅客手機發送改簽機票的短信,冒充航空公司的客服人員,騙取匯款。

據悉,全國約90%的此類案件被儋州承包。

但儋州人民的騙局也並不止於此,據儋州市公安局介紹,在這次4月19-4月20日的抓捕中“微信招嫖”類詐騙犯罪占據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採用網絡虛擬號,修改定位,向本地及外省群發微信招嫖信息。

也就是說,朋友圈附近的人看到的“小姐上門服務”,大多是從遠在海南省的儋州的朋友發給你的。所以,朋友們下次精蟲傷腦時,不妨想想,你一晚上才花500塊錢,值得人家專門為你打“飛的”從海南過來嗎?

2、福建省龍岩市 :淘寶購物詐騙 → 個人放貸騙局

在福建龍岩市,想要致富的人們也緊跟上了這波詐騙的浪潮。事實上,你遇到的和淘寶有關的電信詐騙大多都和他們有關。

龍岩市的詐騙從業者也特別吃苦,長期在深山的叢林里搭帳篷作戰,躲避警方的偵查。

隨著這兩年人們對網購詐騙的警惕性越來越高,他們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更新了騙局,研發出了全新的P2P個人貸款的詐騙方法。

這類騙局可以說是遍佈全國,可管你天高路遠,該有的懲罰還是逃避不了。去年9月,天津警方就遠赴福建,拿掉了一個龍岩的詐騙團夥。

3、湖南雙峰:PS淫穢照片敲詐 → 重慶時時彩

“你想成為下一個雷政富嗎?請把錢匯到xx賬戶“。湖南雙峰縣過去以ps淫穢照片勒索名人、官員出名。

在警方管控下,上述騙局這兩年已經實現了“零”案件。可這也並不意味著詐騙的消失,他們最新的規劃是通過時時彩、微信白富美戀愛騙局,到外地行騙。

重慶時時彩

舊騙局被打擊,馬上就轉變成新騙局,這是詐騙方法上的升級。

在犯罪場所上,他們也不斷優化,向全國其它地方轉移,甚至向海外做滲透。

三、境外轉移,躲避監察

十個安溪九個騙,還有一個在鍛煉。

山東臨沂徐玉玉“助學金詐騙”一案,落網的6名嫌疑人中有3名來自福建安溪縣,讓安溪縣一戰成名,做實了全國“詐騙之鄉”龍頭的稱號。

在安溪,詐騙的歷史由來已久,部分頭腦靈活的年輕人對於詐騙方法深有研究,上述助學金詐騙已經是他們捨棄的一種方法。他們發現傳統的這些網絡電信詐騙的風險很高,早在3年前,已經將戰場轉移到“最賺錢、最安全”的博彩。

當然,最突破性的舉動還是要數,為了躲避國監管和警方的逮捕行動,他們把基地遷移到了國外。

安溪縣平常都冷冷清清,只有留守的老人,但一到春節,一大群二十多歲的安溪縣年輕人們便都回來了,有很多開著瑪莎拉蒂、賓利等豪車。如果其他人,若想要入行,就趁著這時候溝通。

安溪當地人介紹,“但凡在農村突然辦護照又長期不回家的,很有可能就是在國外搞賭博的。”

東南亞,是他們的重要海外窩點。

2016年,在老撾抓了一個300多個做網絡賭博詐騙的人,其中有100多個是安溪人。經初步調查,該犯罪團夥所實施的詐騙案件涉及全國大部分省市,受害人逾千名,涉案金額達2億餘元。

就在上周的4月18日,安溪警方又在緬甸的兩個詐騙窩點抓獲了31名詐騙犯。截至被查獲時,這兩個詐騙窩點已獲利100餘萬元 。

如何打擊詐騙,也讓當地政府想破了頭,他們甚至出台政策:父母是電信詐騙,孩子不能上公辦學校。雖然這條規定,明顯違反了義務教育法,但從此確實能看到安溪政府的焦慮。

詐騙被認為理所應當。不管這些騙來的錢是不是辛苦掙來的,也不管是不是救命錢,反正是你自願把錢給過來的,你情我願。

這些“詐騙村”人的價值觀無疑出現了扭曲。

四、網路詐騙村怎麼破局?

要解決網絡詐騙村問題,我們不妨回到最開始——貧窮是詐騙村形成的原因嗎?

一些人說“窮山惡水出刁民”,越是偏遠地區越是民風剽悍,越好吃懶做。可這句話根本站不住腳,因為並不是所有的窮人都選擇了犯罪,而惰性更是每個人都有。

其實這一切說到底還是一個“犯罪成本”問題。

村民們都在算一筆賬,在外打工,一個月辛辛苦苦掙3000塊錢;可若我從事詐騙,一個月至少賺5萬,一年60萬,最壞也不過被抓了關兩年。這筆賬里:

3年*3000元/月 <   1年60萬 + 2年監獄

因此,要解決詐騙村問題,關鍵在於調整這個天枰兩邊。與新加坡通過“高薪”治理貪腐類似,一方面,增加貧困津貼與引導就業,另一方面,增加詐騙行為的量刑。

可這二者任何一個執行起來都不簡單。

就業難。資源有限,受教育程度低,想要提高收入談何容易?

量刑難。量刑增加後,父母被抓個10年,留下孩子無人看護,喪失主要勞動力,又會帶來新一輪的貧困。

你方唱罷我登場。

這些問題真的難解。

    已同步到看一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