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為什麼“消費降級”突然火了?數字基尼繫數給你一點理論支撐

導讀:五一小長假之前,2018中國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出爐。除4個一線城市之外,15個城市入圍新一線城市,領跑全國。在此之前,騰訊研究院發佈了《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2018)》,將全國的351個城市在數字經濟上分為五層,即數字經濟一線城市到數字經濟五線城市。此外,一個全新的概念也是在這次的報告中被首次提出——數字基尼繫數

對經濟學有一定基礎知識的人,一定對基尼繫數並不陌生。我們複習一下:

  • 基尼繫數是20世紀初意大利學者拉多·基尼提出的一種衡量地區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這個指標是一個比例數值,在0到1之間,基尼指數是基尼繫數化為百分比後的表示。

  • 基尼繫數最大為1,最小為0。前者表達了極端的不平均,即該地區一年的收入全部集中在一人手裡,而其它人均沒有收入。後者則為極端的平均,即該地區一年的收入絕對平均分配給每一個人,每人的收入絕對一樣。

那麼,“數字基尼繫數”是什麼?

01 數字基尼繫數是什麼?

簡單來說,數字基尼繫數與基尼繫數一樣是衡量平均度的,它衡量的是數字經濟的平均度

在互聯網誕生之初,我們經常談論一種概念,即“世界是平的”。這一概念在經濟領域的重要表現是當數字經濟來臨,每個國家、每個地區、每個人的優勢和劣勢趨同,重新回到了一個統一的起跑線上。

在一些研究中,數字經濟確實有撫平基尼繫數的作用,但數字經濟本身其實也存在區域發展不均衡的現象。畢竟,在傳統基礎設施較好的大城市互聯網服務也更容易先發一步。

為此,數字基尼繫數的提出,有助於觀察整個國家數字經濟的發展從少部分一線城市逐漸擴散到二三四五線城市惠及整體國民經濟發展的全過程。

在《指數報告》中,研究團隊通過聚類分析將全國的351個城市在數字經濟上分為五層,即數字經濟一線城市到數字經濟五線城市。

  • 數字經濟一線城市(共4市):北京、深圳、廣州、上海,“互聯網+”指數占比20.24%;

  • 數字經濟二線城市(共14市):成都、東莞、佛山、福州、杭州、南京、蘇州、天津、武漢、廈門、西安、長沙、鄭州和重慶,占比19.89%;

  • 數字經濟三線城市(共19市):大連、哈爾濱、合肥、惠州、濟南、金華、昆明、南昌、南寧、寧波、青島、泉州、沈陽、石家莊、太原、溫州、無錫、長春、中山,占比12.78%;

  • 數字經濟四線城市(共65市):保定、滄州、常德、常州、潮州、郴州、德陽、贛州、貴陽、桂林、海口、邯鄲、河源、衡陽、呼和浩特、湖州、濟寧、嘉興、江門、揭陽、蘭州、廊坊、聊城、臨沂、柳州、龍岩、洛陽、茂名、梅州、綿陽、南通、南陽、寧德、莆田、秦皇島、清遠、汕頭、汕尾、韶關、邵陽、紹興、台州、泰州、唐山、濰坊、烏魯木齊、湘潭、新鄉、邢台、徐州、煙臺、鹽城、揚州、陽江、宜昌、銀川、岳陽、湛江、漳州、肇慶、鎮江、珠海、株洲、淄博、遵義,占比20.01%;

  • 其他城市均為數字經濟五線城市(共249市),占比27.08%

——引自《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2018)》

從各線城市對整個數字經濟的貢獻量來看,4個數字一線城市占比為20.24%,12個數字二線城市占比為19.89%,而包含65和249個城市的四、五線城市占比分別隻有20.01%和27.08%。 

這從直觀上體現了我國數字化發展水平不均衡的程度較高,發展顯著集中於頭部城市, 後線城市與頭部城市的差距明顯。

為了進一步刻畫數字化發展不均衡的狀況,研究團隊通過將“互聯網+”指數進行排序, 並以此來計算數字基尼繫數。

計算的方法為,設實際“互聯網+”指數分佈和指數分佈絕對平等曲線之間的面積為A,實際指數分佈曲線右下方的面積為B。並以A除以(A+B)的商表示不平等程度。這個數值即被視為數字化發展的基尼繫數。

如果A為零,則基尼繫數為零,表示數字化發展完全平等;如果B為零則繫數為1,數字化發展絕對不平等。數字化發展越是趨向均衡,基尼繫數也越小,反之亦然。

測算顯示,2017年中國的數字基尼繫數為0.59。

如果按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組織對現實世界基尼繫數的分級,這一數值呈現的是高度不均衡的狀態。但數字基尼繫數為首次提出,統計範圍也與現實基尼繫數不同,不能套用該分級。但這也體現出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不均衡的態勢。

不過,在經過同樣的方法對2016年的資料進行測算後發現,2016年的數字基尼繫數是0.62。也就是說,2017年相較2016年數字經濟的發展已經趨於平衡。

進一步的計算顯示, 數字三、四、五線城市2017年增速分別為38.33%、47.28% 以及49.87%,均大幅高於一線城市的 15.26%, 顯示出後線城市數字化建設的強勁動力。

尤其是數字五線城市在2016年增速不及二三四線城市的情況下, 2017年展現出了加速趕超的態勢。 由此可見,雖然數字後線城市距離頭部城市的絕對量仍然差距比較大,但是後線城市指數增長更快、潛力很強。隨著後線城市的逐漸發力,數字鴻溝開始呈現出彌合的趨勢。

02 這對互聯網公司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說了這麼多,對互聯網公司有什麼啟示呢?

啟示就是:中國的互聯網紅利可能遠未結束。

互聯網的人口紅利結束,在過去兩年似乎成為了不爭的事實,許多互聯網公司在開展業務的時候“不知道去哪裡找新的用戶”。

然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與消費升級相對的“消費降級”潮引發了行業和資本的熱議,快手、拼多多、趣頭條等新星所在的產品領域是在過去早就被認為格局已定的紅海領域,然而他們卻在原本的紅海中開拓出了全新的市場。

數字基尼繫數的測算,從理論上為開拓廣大的二三四五線市場產品提供了理論支撐——中國的互聯網人口紅利其實並沒有完全消失。

其實,不僅如此,在此次《指數報告》中除了“數字基尼繫數”還有一個“數字恩格爾繫數”,同樣從側面驗證了這一點。

在研究中發現,從數字一線城市到五線城市, 數字經濟分指數的占比從76.17%下降到33.02%,而數字政務分指數從11.86%上升到49.18%。

將高頻剛需的數字政務和數字生活指數除以數字中國總指數,得到不同層次的城市的這一比值差異顯著,數字一、二線城市的數字化過程已經滲透進入到較深層次的產業領域,而在後線城市,數字化場景仍然停留在剛需的政務服務、文化生活等領域。

也就是說,數字二三四五線城市不僅存量低、增速快,而且在數字經濟的產品與服務品類上也還沒有打開。

這似乎給我們一點啟示:大城市生長起來的互聯網公司,總覺得身邊所有人都已經用上了自己的產品和服務。但走出一線城市,市場還廣著呢~

作者:王健飛

來源:騰訊研究院(ID:cyberlawrc)

推薦閱讀

日本老爺爺堅持17年用Excel作畫,我可能用了假的Excel···

180頁PPT,講解人工智慧技術與產業發展

終於有人把雲計算、大資料和人工智慧講明白了!

資料告訴你:跟缺“芯”相比,中國當前的這個問題更致命!

Q: 你居住在數字幾線城市?

歡迎留言與大家分享

覺得不錯,請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

轉載 / 投稿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更多精彩文章,請在公眾號後臺點擊“歷史文章”查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