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比特幣是一個邪教 | Linux 中國

幣之邪教(Cult of the Coin)有許多聖人,或許沒有人比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更偉大,他是比特幣創始者(們)的假名。
— Adam Caudill


致謝
編譯自 | 
https://adamcaudill.com/2018/06/21/bitcoin-is-a-cult/
 
 作者 | Adam Caudill
 譯者 | qhwdw 共計翻譯:144 篇 貢獻時間:281 天

經過這些年,比特幣社區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社區成員從閉著眼睛都能講解 梅克爾樹[1]的技術迷們,變成了被一夜爆富欲望驅使的投機者和由一些連什麼是梅克爾樹都不懂的人所領導的企圖尋求 10 億美元估值的區塊鏈初創公司。隨著時間的流逝,圍繞比特幣和其它加密貨幣形成了一股熱潮,他們認為比特幣和其它加密貨幣遠比實際的更重要;他們相信常見的貨幣(法定貨幣)正在成為過去,而加密貨幣將從根本上改變世界經濟。

每一年他們的隊伍都在壯大,而他們對加密貨幣的看法也在變得更加宏偉,那怕是對該技術的新奇的用法[2]而使它陷入了困境。雖然我堅信設計優良的加密貨幣可以使金錢的跨境流動更容易,並且在大規模通脹的領域提供一個更穩定的選擇,但現實情況是,我們並沒有做到這些。實際上,正是價值的巨大不穩定性才使得投機者賺錢。那些宣揚美元和歐元即將死去的人,已經完全拋棄了對現實世界客觀公正的看法。

一點點背景 …

比特幣發行那天,我讀了它的白皮書 —— 它使用有趣的 梅克爾樹[1] 去創建一個公共賬簿和一個非常合理的共識協議 —— 由於它新穎的特性引起了密碼學領域中許多人的註意。在白皮書發佈後的幾年裡,比特幣變得非常有價值,並由此吸引了許多人將它視為是一種投資,和那些認為它將改變一切的忠實追隨者(和發聲者)。這篇文章將討論的正是後者。

昨天(2018/6/20),有人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個最近的比特幣區塊的哈希,下麵成千上萬的推文和其它討論讓我相信,比特幣已經跨越界線進入了真正的邪教領域。

一切都源於 Mark Wilcox 的這個推文[3]

#00000000000000000021e800c1e8df51b22c1588e5a624bea17e9faa34b2dc4a[4]

— Mark Wilcox (@mwilcox) June 19, 2018[3]

張貼的這個值是 比特幣 #528249 號區塊[5] 的哈希值。前導零是挖礦過程的結果;挖掘一個區塊就是把區塊內容與一個現時數nonce(和其它資料)組合起來,然後做哈希運算,並且它至少有一定數量的前導零才能被驗證為有效區塊。如果它不是正確的數字,你可以更換現時數再試。重覆這個過程直到哈希值的前導零數量是正確的數字之後,你就有了一個有效的區塊。讓人們感到很興奮的部分是接下來的 21e800

一些人說這是一個有意義的編號,挖掘出這個區塊的人實際上的難度遠遠超出當前所看到的,不僅要調整前導零的數量,還要匹配接下來的 24 位 —— 它要求非常強大的計算能力。如果有人能夠以蠻力去實現它,這將表明有些事情很嚴重,比如,在計算或密碼學方面的重大突破。

你一定會有疑問,為什麼 21e800 如此重要 —— 一個你問了肯定會後悔的問題。有人說它是參考了 E8 理論[6](一個廣受批評的提出標準場理論的論文),或是表示總共存在 2,100,000,000 枚比特幣(21 x 10^8 就是 2,100,000,000)。還有其它說法,因為太瘋狂了而沒有辦法寫出來。另一個重要的事實是,在前導零後面有 21e8 的區塊平均每年被挖掘出一次 —— 這些從來沒有人認為是很重要的。

這就引出了有趣的地方:關於這是如何發生的理論[7]

◈ 一臺量子計算機,它能以某種方式用不可思議的速度做哈希運算。儘管在量子計算機的理論中還沒有跡象表明它能夠做這件事。哈希是量子計算機認為安全的東西之一。
◈ 時間旅行。是的,真的有人這麼說,有人從未來穿梭回到現在去挖掘這個區塊。我認為這種說法太荒謬了,都懶得去解釋它為什麼是錯誤的。
◈ 中本聰回來了。儘管事實上他的私鑰沒有任何活動,一些人從理論上認為他回來了,他能做一些沒人能做的事情。這些理論是無法解釋他如何做到的。

因此,總的來說(按我的理解)中本聰,為了知道和計算他做的事情,根據現代科學,他可能是以下之一:

A) 使用了一臺量子計算機 B) 來自未來 C) 兩者都是

— Crypto Randy Marsh REKT[8] June 21, 2018[9]

如果你覺得所有的這一切聽起來像 命理學numerology[10],不止你一個人是這樣想的。

所有圍繞有特殊意義的區塊哈希的討論,也引發了對在某種程度上比較有趣的東西的討論。比特幣的創世區塊,它是第一個比特幣區塊,有一個不尋常的屬性:早期的比特幣要求哈希值的前 32 bit是零;而創始區塊的前導零有 43 位。因為產生創世區塊的代碼從未發佈過,不知道它是如何產生的,也不知道是用什麼型別的硬體產生的。中本聰有學術背景,因此可能他有比那個時候大學中常見設備更強大的計算能力。從這一點上說,只是對古怪的創世區塊的歷史有點好奇,僅此而已。

關於哈希運算的簡單題外話

這種喧囂始於比特幣區塊的哈希運算;因此理解哈希是什麼很重要,並且要理解一個非常重要的屬性,哈希是單向加密函式,它能夠基於給定的資料創建一個偽隨機輸出。

這意味著什麼呢?基於本文討論的目的,對於每個給定的輸入你將得到一個隨機的輸出。隨機數有時看起來很有趣,很簡單,因為它是隨機的結果,並且人類大腦可以很容易從任何東西中找到順序。當你從隨機資料中開始查看順序時,你就會發現有趣的事情 —— 這些東西毫無意義,因為它們只是簡單地隨機數。當人們把重要的意義歸屬到隨機資料上時,它將告訴你很多這些參與者觀念相關的東西,而不是資料本身。

幣之邪教

首先,我們來定義一組術語:

◈ 邪教Cult:一個宗教崇拜和直接向一個特定的人或物虔誠的體系。
◈ 宗教Religion:有人認為是至高無上的追求或興趣。

幣之邪教Cult of the Coin有許多聖人,或許沒有人比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更偉大,他是比特幣創始者(們)的假名。(對他的)狂熱擁戴,要歸因於他的能力和理解力遠超過一般的研究人員,認為他的遠見卓視無人能比,他影響了世界新經濟的秩序。當將中本聰的神秘本質和未知的真實身份結合起來時,狂熱的追隨著們將中本聰視為一個真正值得尊敬的人物。

當然,除了追隨其他聖人的追捧者之外,毫無疑問這些追捧者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任何對他們的聖人的批評都被認為也是對他們的批評。例如,那些追捧 EOS 的人,可能會視中本聰為一個開發了失敗專案的黑客,而對 EOS 那怕是最輕微的批評,他們也會作出激烈的反應,之所以反應如此強烈,僅僅是因為攻擊了他們心目中的神。那些追捧 IOTA 的人的反應也一樣;還有更多這樣的例子。

這些追隨者在討論問題時已經失去了理性和客觀,他們的狂熱遮蓋了他們的視野。任何對這些專案和專案背後的人的討論,如果不是溢美之詞,必然以某種程式的刻薄言辭結束,對於一個技術的討論那種做法是毫無道理的。

這很危險,原因很多:

◈ 開發者 & 研究者對缺陷視而不見。由於追捧者的大量贊美,這些參與開發的人對自己的能力的看法開始膨脹,並將一些批評看作是無端的攻擊 —— 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不可能錯的。
◈ 真正的問題是被攻擊。技術問題不再被看作是需要去解決的問題和改進的機會,他們認為是來自那些想去破壞專案的人的攻擊。
◈ 物以類聚,人以幣分。追隨者們通常會結盟到一起,而聖人僅有一個。承認其它專案的優越,意味著認同自己專案的缺陷或不足,而這是他們不願意做的事情。
◈ 阻止真實的進步。進化是很殘酷的,死亡是必然會有的,專案可能失敗,也要承認這些失敗的原因。如果忽視失敗的教訓,如果不允許那些應該去死亡的事情發生,進步就會停止。

許多圍繞加密貨幣和相關區塊鏈專案的討論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有毒“,善意的人想在不受攻擊的情況下進行技術性討論越來越不可能。隨著對真正缺陷的討論,那些在其它環境中註定要失敗的缺陷,在沒有做任何的事實分析的情況下即刻被判定為異端已經成為了慣例,善意的人參與其中的代價變得極其昂貴。至少有些人已經意識到極其嚴重的安全漏洞,由於高“毒性”的環境,他們選擇保持沉默。

曾經被好奇、學習和改進的期望、創意可行性所驅動的東西,現在被盲目的貪婪、宗教般的狂熱、自以為是和自我膨脹所驅動。

我對受這種狂熱激勵的專案的未來不抱太多的希望,而它持續地傳播,可能會損害多年來在這個領域中真正的研究者。這些技術專案中,一些專案成功了,一些專案失敗了 —— 這就是技術演進的方式。設計這些系統的人,就和你我一樣都有缺點,同樣這些專案也有缺陷。有些專案非常適合某些使用場景而不適合其它場景,有些專案不適合任何使用場景,沒有一個專案適合所有使用場景。關於這些專案的討論應該關註於技術方面,這樣做是為了讓這一研究領域得以發展;在這些專案中摻雜宗教般狂熱必將損害所有人。

[註意:這種行為有許多例子可以取用,但是為了保護那些因批評專案而成為被攻擊標的的人,我選擇盡可能少的列出這種例子。我看到許多我很尊敬的人、許多我認為是朋友的人成為這種惡毒攻擊的受害者 —— 我不想引起人們對這些攻擊的註意和重新引起對他們的攻擊。]

(題圖:news.bitcoin.com)


關於作者:

我是一個資深應用安全顧問、研究員和具有超過 15 年的經驗的軟體開發者。我主要關註的是應用程式安全、安全通信和加密, 雖然我經常由於無聊而去研究新的領域。我通常會寫了一些關於我的研究和安全、開發和軟體設計,和我當前吸引了我註意力的愛好的文章。


via: https://adamcaudill.com/2018/06/21/bitcoin-is-a-cult/

作者:Adam Caudill[12] 選題:lujun9972 譯者:qhwdw 校對:wxy

本文由 LCTT 原創編譯,Linux中國 榮譽推出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