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華芯通關閉引發的深度思考

 

來源:內容來自「芯謀研究」,芯謀研究是全球領先的半導體產業研究機構,針對公司、基金和政府出具權威的研究報告和全面的分析研究,是業內廣受認可的半導體產業研究公司。

貴州華芯通的關閉引起了業界諸多的討論,批評者有之,失望者有之。其實在產業里“關閉”的決定再正常不過,畢竟半導體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遠的不說,近的比如英特爾退出5G基帶業務。但為何華芯通的關閉會引起更多熱議呢?我認為更大的原因是在中國半導體“繁榮熱鬧”,新進入芯片領域者有如過江之鯽的當下,這種“逆潮流”的決定太少了

 

華芯通關閉,肯定會有不少損失,但在眾多更不切實際專案紛紛上馬的當下,這種敢於“懸崖勒馬”、“自我打臉”的勇氣卻是要贊揚的!畢竟華芯通是輕資產公司,“亡羊補牢,猶未遲也”,而眾多更不可行的重資產專案卻還在繼續“打腫臉充胖子”!

 

自打臉”的勇氣勝過“打腫臉充胖子”的錯誤。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華芯通的關閉帶給我們更多的應該是思考、反思和觸類旁通。

 

思考一:跨界發展,要有願賭服輸的勇氣

 

華芯通的關閉與高通放棄服務器芯片有很大關係,而高通放棄服務器芯片,英特爾放棄5G手機基帶業務,這兩則新聞一起看,更引人深思。

 

高通是全球最大的芯片設計公司,在基帶芯片領域的地位固若金湯;英特爾是全球巨無霸的半導體公司,在服務器領域的地位無人能及。這兩個各自領域的領袖無論技術、團隊、經驗、資金,皆出類拔萃,他們在進入對方領域時也志在必得。高通想進入服務器,不僅自身招兵買馬投入精兵強將,在華芯通的合資專案中亦是投入重金,不可謂不盡心;英特爾想進入手機領域,投錢投人,“三進三出,屢敗屢戰”,不可謂不堅持。

 

但最終兩大巨頭都在對方的陣營前折戟沉沙,黯然收場。高通和英特爾這兩個引領全球產業發展的業內巨擘,投入了重金和強將,進入的還不是陌生領域,最終卻都宣告失敗,這說明瞭什麼?半導體本身風險就很高,而在半導體裡面跨界,成功概率則更小。

 

企業嘗試“跨界”比比皆是,因為不走出去就永遠得不到更大的發展,但是企業會“願賭服輸”,因為業界尤其是領先的企業知道產業的風險性。為何眾多大公司敢於“自我打臉“,而國內卻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見棺材不流淚”呢?當下國內不少新上馬的專案中,實力與高通和英特爾相比是天上地下,但口號卻是“氣吞萬里如虎”!做的不僅僅是跨應用,甚至是跨環節、跨領域、跨知識的“宏偉藍圖”!在這個產業里,並不是有“雄心壯志”、“豪言壯語”、“初始資金”和“拼湊團夥”就能成功的,尤其是進入自己不擅長的領域!

 

半導體領域的跨界,始終要心存敬畏。既要有超人的膽略、精心的準備、技術的積累和對風險的預判,更要有認輸的勇氣!國際大企業敢於認輸,說明瞭他們對產業的深刻理解、對股東的負責和具有“願賭服輸”的勇氣,而在中國,不少專案尤其是地方政府主導的專案,不缺少不畏艱難的底氣,卻缺乏願賭服輸的勇氣!礙於“面子”,失了“裡子”,最終名利雙失!

 

思考二:政企合作,要有正視自身實力的勇氣

 

華芯通是高通和貴州政府合資的專案,在過去幾年新上馬的專案中,既有典型性又有非典型性。典型性在於企業和地方政府合資成立,非典型性在於高通是業內領先公司並且真金白銀出資2億多美元,占股45%。在當下眾多合資專案中,類似高通此類國際一流公司,並且真金白銀出資45%,少之又少。為何失敗?除卻高通“跨界”的因素,與“貴州”的合資也有著先天不足。貴州不是產業發達地區,從產業基礎、經濟實力、人才資源等諸多產業發展要素來看,做服務器芯片對貴州確實勉為其難。

 

半導體之所以成為高科技中的核心,就在於它的專業、全面、複雜、長久。此類“企業+政府”的合資中,除卻企業因素,對地方政府的經濟實力、產業理解、人才積累、持續投資、營商環境、地理位置、政府資源等都有著很高的要求。其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適合發展半導體,而是大多數地方不適合發展半導體

 

但是,在這一輪芯片熱潮中,不少地方政府不管經濟實力,不顧產業基礎,不理專案風險,不看企業能力,往往企業一“拍”馬屁、市長一“拍”胸脯,書記一“拍”大腿,本來高風險的專案就在隨意、輕率中上馬了!可惜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如此兒戲,做到一半豈能不倒?半導體成了半“倒”體!在華芯通一案中,作為門檻相對較低的芯片設計、高通實力領先、又出45%的真金白銀、貴州也是後起之秀,還借京滬之人力,依然宣告失敗!而在此類合資專案中,實力遠不如高通者、真金白銀不出者、跨界更大者,比比皆是!就此現象,我們也曾大聲疾呼,希望政府能夠謹慎理性,做出科學判斷。但最終市場的聲音抵不過市長的聲音,專業的判斷抵不過專辦的判斷。

 

地方政府發展半導體,既要有長遠的眼光、敢於拍板的擔當,更要有認清自我能力的明智、正視自身實力的勇氣、敢於自我否定的膽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既有今日,別苦明朝!敢於始,亦敢於止;敢於進,亦敢於退;敢於有所為,亦敢於有所不為!

 

思考三:面對“先天不足”的專案,要有斷舍離的勇氣

 

應該說,企業的決策更多遵循的是市場規則,如同英特爾和高通的止損決定。做出這類自我否定的決定是艱難卻正確的抉擇,必須為之點贊!

 

針對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專案,敢於斷舍離,是為了不浪費更多資金,避免更大損失。在“芯片熱、開工熱、浮誇風“盛行,一些官員”好面子“、”重政績“的當下,“自打臉“、“放得下”的勇氣尤為難得。相比而言,國內不少投資更大、風險更高的專案,甚至跟企業的主業更不相關,與地方政府的實力亦不相符的專案依舊在錯誤的道路上一意孤行。

 

更可悲的是某些政府領導發現了問題和風險,不是去解決問題,不是去降低風險,不是去減小錯誤,而是用更大的投資去輓救之前的投資,用更大的錯誤掩蓋最初的錯誤,用更大的風險籠罩萌芽的風險,用更大的賭註去翻盤此前的賭註。本來可以以很小代價終止的損失,卻被一錯再錯的加碼逐級放大,最後給企業、給政府、給國家帶來更大的風險,無窮的隱患。

 

“勸進易,勸退難”,作為有良知的專業分析師,真誠地對那些“一意孤行、一錯再錯”的專案說一句:終止不丟人,退出才明智!從企業、產業和政府的利益出發,敢於說不、敢於止損、敢於斷舍離,這才是真正有勇氣、有專業的決定!

 

思考四:產業發展,要有寬容失敗的勇氣

 

集成電路是高門檻、高風險的產業,失敗在所難免。不能因為風險和失敗而畏步不前,不敢嘗試新的領域。我們發此文的目的並不希望給產業帶來“不鼓勵創新“的印象。我每次去深圳,都被“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深圳精神所感染。而在當今中國產業,也需要這種鼓勵和寬容。只是我們認為在半導體這個高度產專業化的產業裡面,應該是”鼓勵企業創新、寬容企業失敗”,企業應該是創新技術、發展產業的主體!被鼓勵和寬容的應該是真正的企業,而不是政府主導的企業。至少在半導體里,地方政府不應該是主導創新、引領產業發展的主體。所以這也是為何企業裡面“進進出出”的新聞不斷,而我們國內不少政府主導的專案卻都是開工的“好”訊息,鮮有關門的“壞”訊息!

 

在半導體領域需要以企業為主體,以市場為導向,鼓勵企業敢於冒險、勇於創新。而政府則需要營造出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社會氛圍,創造出要企業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政府打造平臺,營造環境,讓企業去產業一線創新。政府的歸政府,產業的歸產業,各司其責,各做自己專業的事,敢進敢退,才是我們的本意

 

後記

 

中國的芯片設計公司接近2000家,這裡面比華芯通更應該關門的或許不計其數。再較真一點,中國眾多重資產的製造和大硅片專案,門檻更高、風險更大。論先天缺陷、今天窘迫、後天失調、前景暗淡,華芯通肯定不是最差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要為華芯通的關閉點贊。這讓我們知道產業的艱難,更讓我們看到懸崖勒馬,及時止損。抬頭需要底氣,低頭需要勇氣某些專案,大家都知道是名存實亡或者蚍蜉撼大樹,但卻總是聽到“好訊息”。他們既無底氣,又無勇氣,只有可氣!他們不是華芯通,卻是“華“芯痛!

 

人生經歷酸甜苦辣,企業遭遇風霜雨雪。產業發展不是一帆風順,失敗成功本就形影不離。成功固然令人欣喜,失敗並非沒有價值。關鍵是我們要勇於正視失敗,敢於結束錯誤。只有這樣失敗才是成功之母,只有這樣才能吸取教訓,只有這樣才能開啟新的篇章。真正的勇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發展產業,亦是如此!

 

關於芯謀研究: 芯謀研究(ICwise),中國領先的高科技研究公司,專註於集成電路產業的專業智庫,是全球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專業半導體研究機構,為全球超過200家公司、10多個地方政府提供產業發展和戰略咨詢服務。

 

芯謀以芯動中國,謀略天下為己任,以為芯謀天下為使命,致力於成為一家植根於中國的世界級的半導體及電子行業權威的研究機構。公司擁有產業研究、投資咨詢、戰略規劃等三大塊業務,緊密跟蹤國際國內半導體以及電子產業的發展,為廣大客戶提供客觀獨立精確的行業資料以及專業權威的分析報告。同時憑藉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產業規律的深刻理解和洞察,依托客觀準確的行業資料積累,以及廣泛的人脈和資源,為半導體產業投融資、併購整合提供全面客觀的咨詢服務,為企業和政府提供科學的、前瞻的和可操作性的戰略規劃。

 

芯謀研究自2015年初成立以來,在半導體產業深耕細作,蓬勃發展。目前芯謀咨詢已有一名首席分析師,三名研究總監,三名高級分析師,兩名分析師,一名助理分析師總共十名分析師的研究團隊。團隊總計曾在國際知名半導體產業分析機構有著累積超過100的從業經驗,是全球領先的專註在中國的半導體研究機構!

已同步到看一看
赞(0)

分享創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