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每天分享高質量文章

三十五歲的程式員,回不去的家

西二旗,中國程式員比例最高的地方。

王武也是其中一員,十年前畢業,趕上了中國互聯網最好的時候。

光鮮亮麗的在北京有了房,但是依然單身。

王武衣著打扮並不講究,加上抽煙,看上去比實際年齡更大。

“今年又要加班,每年春節都是別人放假,我們加班。”王武抱怨說。

據統計,中國有 80% 的程式員,經常加班,其中 45% 的人群有輕微的焦慮症癥狀,54.3% 以上有各種慢性疾病。

今年已經是王武第二年春節值班,在互聯網公司每到各種節日,都要抓住這個有可能實現流量暴漲的機會。

畢竟,節假日的人們卸下了各種平日的焦慮,開始娛樂起來,短視頻,圖片,購物,社交網站各種需求都被釋放了出來,這是中國人難得的放鬆。 

中國有 500 萬以上的程式員群體,很多人都經歷過各種各樣的流量暴漲的場景。

這樣的場景在熱愛扎堆的中國人中,屢見不鮮,從賽事轉播到明星八卦,一方面互聯網公司希望流量劇增,一方面又帶給 IT 工程師極大的壓力。

王武,就是一個視頻 APP 的工程師,該 APP 曾經衝進行業前三,如今依靠新的玩法,又在延續直播時代的輝煌。

2017 年,他 35 歲剛過,王武就開始覺得力不從心。

年輕人越來越多,每一個都幹勁十足,而他越來越熬不住夜。

而在這個崗位,熬夜,是基本技能。

運維工程師這個崗位,需要 24 小時待命,雖然有時候是背鍋,但一定是第一時間到場的。

公司規模越來越大,技術設施越來越複雜,自己過去的積累,似乎不太能應對這樣的大規模挑戰。

“疲於奔命。”王武用了四個字形容自己的處境。

公司領導也曾經考慮,畢竟王武是部門元老,願意給他機會讓他轉管理線。

好景不長,兩個 90 後員工剛開始還聽話。

不出三個月,兩個人認為王武技術不如他們,能力不如他們。

以集體離職為要挾,逼走了王武。

畢竟,他過去管的,都是不會說話的機器。

王武在公司門口的小酒館第一次一個人大醉一場。

生活遠遠比電影更精彩,王武在小酒館喝的劣質白酒,讓他在醫院躺了足足 3 天。

整個大團隊都知道了這個故事,從此,王武坐實了“不會管理”的標簽。

在醫院的日子里,武漢老家的母親給她每天打電話1個小時以上。

王武說,議題只有一個,相親。

作為一個後知後覺的人,王武的小房子買的非常晚,還完按揭以後所剩無幾。

在西二旗混的互聯網姑娘,都很難看上各方面均屬平庸的王武。

王武開著一輛比X迪的車,“很多姑娘都以為我是快車司機。”他自嘲道。

“但是不搖號啊!”

“人在城市裡啊就像螞蟻,要想活下去,就要鑽各種各樣的縫。”王武說。

“你們看過最近有一個故事,說是賣了 500 萬的房子,回老家生活的朋友圈嗎?那是純扯淡,我今天的職業,圈子,朋友都在這裡,怎麼回去?”王武說。

王武的這次春節值班是自己申請的,去年流行的華為 35 歲裁員的朋友圈更是讓他變成了“驚弓之鳥”。

“公司還在高速發展,你在這裡,總算是在車上。你要是下車,就全完了。”

今年,王武的母親早早就已經將春節相親作為家裡的頭等大事來安排。

從初二到初七,王武大概要見 10 多個姑娘,王武前年已經見過一批,這些姑娘大多是本地的教師,護士,公務員。

“除了年紀差不多,雙方的話題差距非常大,他們都喜歡聊這個小城市裡的八卦,但是我離開這個城市已經 15 年了。”

這一次王武的母親吸取了教訓,找的姑娘都是在北京,上海打工的。

“我媽又要一個個去道歉了,一個小城市裡面子還是很重要的。”王武說。

其實王武並無心相親,他更關心的是,怎樣和公司走得更遠,35 歲的他,精力走下坡路,管理沒有能力,技術上必須在新的領域有提升。

“這就是中年危機吧。”王武說。

在中國,王武這樣的 35 歲程式員群體,大概不下百萬,其中不乏華麗轉身成了創業者,獨角獸,但更多的人,需要一個新的機會。

新的技術興起得很快,王武說,明顯能夠感受到變化。

王武說的這個變化,就是雲計算。

運維人員不需要維護物理硬體的穩定和可靠性,熬夜的次數就會變得更少。

在雲平臺上更多介入的是軟體部分,所以王武捧起了多年未讀的代碼書籍。

“新的技術對於程式員來說,就是一趟車,趕上了,又可以多往前走一站。”

“今年春節,我希望是最後一次春節值守吧,明年希望大家都能回家。”

然而回家也未必輕鬆,在採訪中,大部分程式員都是從自己家鄉走出來的天之驕子,許多年前那個高考勝利的夏天,敲鑼打鼓的歡送聲仍然餘音繞梁,然而生活早已經改變了模樣。 

這樣的場景比比皆是:

過去班裡成績並不好的李小毛,如今已經高居副處。

過去班裡的最後一名張大磊,如今靠著挖土石方,已經住進了小洋樓,年入百萬。

過去的驕傲,早已被城市生活的艱難,踩踏得一文不值。

而最忐忑的是,在家人心中,還被給予了比現實更高的仰望。

大城市,大公司,給了他們無窮的想象力。

春節的狂歡結束以後,歸途航班上,何去何從成為了一個值得思考的話題。

35 歲的程式員,無論是職業發展,還是生活,都處在一個十字路上,一步走錯,好不容易幸苦實現的階層飛躍就要化為泡影。這才是王武內心深處的恐懼,也是每一個 35 歲還在基層崗位上的程式員的恐懼。

狗年新春將至,35 歲的王武打開電腦,電腦上的 QQ 還在跳動,母親還在問:

“今年,真的回不了家了嗎?能不能跟老闆說一下?”

(本文王武名字為化名)

赞(0)

分享創造快樂